Category Archives: That’s life 浮世繪

日影日劇中的戰爭

日影日劇中的戰爭

前些年因為要重新研究中國文化,打算從日本再起步。結果,總算弄清楚了一些歷史脈絡和它宗教的演變,也明白了日本為甚麼會在明治維新之後會慢慢變成亞洲的三十三天天魔,幾乎完成了織田信長未竟的霸業。

文化與文明在歷史的步伐,原來並無定向,也無有優劣。只是不幸地中華文化不知為甚麼隨著時日變成了一種「文化地心說」,而故國的文化則成為文化圖騰,誰也碰不得。大和一族文化遺傳於東土,「文化地心說」換了新瓶把他們變成天神在地上的遺族。由是,他們把這種虛渺不實的光榮感從小灌輸入他們的下一代,經過幾代不懈的「努力」,終於為世人包括自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劇和災難。可惜的是,這種「文化地心說」雖然已淡出大和地域,但它卻仍不斷變換戲裝,流連繾綣於東土大地。

對日本的研究啟迪和糾正了我的地球文化觀,也讓小弟對行將劃上句號的生命釋懷。不過,嚴肅的研究卻意外地讓我喜歡上從來沒有認真欣賞過的日影與日劇,對當前日本藝能界的名人也漸漸有所認識,這也是一種奇緣吧。日本影視作品除了一些故意誇張的喜劇和黑暗的暴力片,一般都能平實地反映人生,給予觀眾從一些角度反思自己生命的空間,像一杯純純的陳年普洱,嶲永温潤回甘。例如那一部從來沒有在港澳大銀幕受到歡迎的《一代茶聖千利休》,就用影像演繹了侘寂美學。「美,就是我說了算。」這種豪語,雖然今天不少富國土豪都琅琅上口,但,真的只有利休才有資格。

利休

人在外地,要欣賞日影日劇,總有一點難度。還好有少數「無私」的在線網站,提供有足供我借以遣此有聊人生的影像。二次大戰的反思,七十年來中日都有不少作品,只是東土的作品除了努力彰顯民族大義和挑動民族仇恨外,就是前年的作品《太平輪》也僅止於兒女之情,樣版得教人漸生厭惡,它們絕少有從人文角度出發的作品,反思不管正義與否,戰爭只會帶來難以磨滅的苦難,更少有教觀眾思考國家、家庭與個體生命之間的轇轕。日本有關二戰的電影電視,反戰的味道不會濃烈,只會慢慢在帷幕滲透出來。

2013年的電影《永遠の0》和其後的劇場版與及剛於8月6日播出的電視劇《戦艦武蔵》劇場版都是以侵略者的角度出發,再三思考了甚麼是戰爭,為甚麼要發動戰爭和其實戰爭不論成敗,為甚麼都只有一個結果?「國家」在歷代的戰爭中不論東土還是大和地域,都扮演著一個微妙而關鍵的角色:侵略者以此作為推動「聖戰」的依歸,而受害者則以此作為團結對抗入侵者的力量。家庭與個人甚至生命在戰時毫無角色,再沒有意義和地位,但,這真的合理嗎?每個人在「國家」這個大概念之下是否應該不能有自由意志?在短短的數千年歷史中,人們好像從沒有反思過「國家」這種觀念為人類帶來究竟是幸福多還是苦難多?有時想,《星空奇遇》式的理想世界,是否適合人類的社會?如果合適,又不知何時才會有出現的苗頭?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That's life 浮世繪

從文化大革命話人性

不經不覺來英也有大半年,依然一事無成。這種對生命有所求的態度,是千百年來形成的士族個性,大抵我早已不經意地認同了士人與生俱來應肩負聖賢們所謂「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這個「天命」(mandate of life)。我雖然已經洞明這種想法的荒唐處,但卻又無力與這個千古幽靈抗衡,不自覺地任由它繼續擺弄,再搖動鍵盤,可笑耶?

50年前,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國大地展開序幕。這是老天爺對這個極度自信與自負的民族所開的最大的一個玩笑,至於祂是要借此來儆醒這個民族還是要用它為這個民族敲開地獄的大門,則不得而知。

文革2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Current Affairs 月旦集, That's life 浮世繪

逛書店

英國的生活,除了在倫敦是真正的不夜天,其他城市的作息時間,都是有板有眼的。一般商店週一到週六八時後就只有超市和食店酒吧油站還在營業,因為從前的不景氣,打破了週日不工作的規條,現在週日商店還會營業至四時到五時,就是超市也準時關門,要買食糧可要看時間啊。有時想約一些朋友晚上相聚,真的除了家訪也想不到有甚麼好去處。

不過在白天,這邊的城市生活還是多姿多采的。前幾年台灣的誠品落戶香港,引起一陣哄動,認為香港終於可以擺脫文化沙漠的臭名。不過,如筆者常常強調,文化這事兒,不是可以隨意擺弄的,因為它是經過漫長歲月慢慢才沉澱而成的。

英國的文化氣息其實很濃厚,在食店和公共交通甚至旅遊點都很容易看見手執書卷的人沉醉在他們的文字世界。不過奇怪的是,這邊要逛書店,只要離開倫敦,好像總是Waterstones的天下。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That's life 浮世繪

圖書館

伯明翰雖然是英國的第二大都市,但卻不是遊客首選的旅遊景點。除了曾經有名的球隊,恐怕對它認識的人並不會多。不過喜歡電影《朱古力掌門人》的朋友則有可能對它有興趣,因為全球最大的朱古力供應商Cadbury的工廠就在這裡。

我居住的地方不在市中心,在大概離中心25分鐘車程的Halesowen,到埗後方知道這區不是伯明翰華人主要聚居地。也好,人在異鄉,是應該融入當地社會,而不是呆在自己的族群,這樣做只會讓整個族群在當地更形疏離。

Halesowen劃入Dudley區政府管理,Dudley人口三十多萬,而由Birmingham區政府管理的部份則約一百二十萬人。整個伯明翰人口二百多萬,比九龍半島的人口還少。Dudley附近的Dudley Castle頗為聞名,但還沒有興緻去遊覽。

英國的日常生活其實很死板,市中心的商場平日準時下午六時關門。昨天離開圖書館(營業至傍晚七時)的時候發現商場的洗手間上了鎖,也只好打消再走一會的念頭,雖然旁邊的超市還是24小時營業。

img0003

從前留學的時候總以為英國人的作息時間很奇怪,怎麼可以準時六點閉門謝客?一直要到年長才明白這才是最好的安排,因為也可以讓店舖的從業員好好的和家人或朋友在晚上暢聚。

英國人的閱讀風氣很好,40萬不到的人口已經有五座較大的圖書館,另外還有8所小型的,這比澳門或香港要好得多。相中可見,圖書館並不大,書也頗新。圖書館另外也提供足夠數量的電腦供讀者使用。就觀察所見,有的用來看新聞時事Youtube電影,有的找資料,也有是利用它來找工作的。英國沒有高樓,所以窗外的景色也足以療愈讀者的心境。圖書一般可外借四星期,如無人預約,還可以持續續借,沒有限制。不過最為我喜愛的服務是它的電子雜誌,就是所有有借書證的讀者都可以免費利用Zinio下載圖書館有訂購的雜誌,有過百種選擇,莊諧共存。「一人有證,全家有得睇。」真德政也,難怪有些區政府正謀劃關閉一些使用率不高的圖書館來節省整體成本。我倒希望港澳地區 的市政機關也可以參考,讓市民可以足不出戶,閱覽他們喜愛的雜誌。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That's life 浮世繪

“I" am filmed!

Wow! “I" am filmed on MTR: http://www.eprice.com.tw/funky/talk/19/3920! Funny… I start to believe sometimes our multiverses do cross each other’s.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That's life 浮世繪

i* maniac

Ever thought of being a maniac of tech, a maniac of something i*… uh? Well, there’s an interesting demonstration here to show you why. Someone calls it a magic. I call it i* maniac. See it for yourself here: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That's life 浮世繪

我的高學歷流氓老爸

據說下文的作者是一位女生,這可能是台灣現實生活的一種寫照,也是我國文化的一種呈現。

好像從戰國時代開始,國人自然的劃分為兩大族群:望族與平民。望族因為已建立的社會地位,不管本身有沒有故有文化所要求的素養,已然居人之上。到了今天,只要他們偶爾把眼兒向下輕輕一瞄,展示一下微笑,便可輕易贏得下面老百姓的喝采,說親民、仁君、不高傲、不擺駕子等;而平民中偶有效顰者卻往往只落得個「變態者」的回應,這就是我國文化的一種普遍呈現。由是,居於下面的屠狗之輩,縱然身懷不世之材,也樂得(只得?)把自己庸俗化,玩世不恭自然成為他們的身影,就這樣,他們換取了與江湖同生同死的「永恒」。

—– 下文摘自互聯網 —–

我爸皮膚黑又理光頭,身高182 cm,體重破百,肚子很大。
只穿短褲,外加藍白拖,超愛抽煙、吃青仔的老年人,今年59歲(屬龍的)。
以艋舺的眼光來看,他是有輩份角頭。
以正妹的眼光來看,他是台客流氓。
以小孩的眼光來看,他就是壞人。
可是他只是個普通的老人,而且是平凡的老百姓。這個秘密很像是我們家的人才知道。

每次他搭電梯,每個人都會怯生生說:「你先上去沒關係,我要拿信(我要等人)..」我爸回家都會抱怨為什麼會這樣。
我家養了一隻日本秋田犬….有次我爸牽她去散步的時候,電梯到樓下打開門,剛好出現一個牽紅貴賓的阿桑,紅貴賓當場ㄘㄨㄚˋ賽,超離譜的!!

有一天我回家坐電梯,遇到一位衣冠楚楚、氣宇軒昂的中年人,一看就知道是上流社會的菁英份子,同電梯的還有一位阿桑。我上下班回家的時間都跟大家錯開,根本沒人認識我,聽對話才知道他是主委。
阿桑可能看到按15樓有感而發開口:「主委啊!我覺得我們以後要過濾住戶養寵物,像15樓那個流氓養那麼大隻的狗,要是咬人怎麼辦?還有人說他在賣毒,養大狗警察來抄才會叫,你要注意一下他家出入的份子。」

靠腰!!15樓養大狗,這不是在說我家嗎??我爸現在竟然已經變成在賣毒的了….
主委他就說:「是喔!我再注意一下,我剛好要找15樓的一位方先生,他是我台大的學長,順便打聽那位流氓好了!!」
「真的喔!那麼巧!」阿桑欣喜。
「對啊!我都不知道我有學長跟我住同一個社區,昨天印投票通知看到他名字,打電話問,才確認是他,他非常優秀有才幹,我正要去拜訪他。」
主委的臉一副回到過去年少輕狂的臉~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That's life 浮世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