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Refuge 歸依處

移民夢之一:角色的迷失

來英差不多兩年,這種自我放逐與坐牢有時還真的分不清:可能日子尚淺,雖然也有一些新交,但在這裡的知心暫時可以說一個也沒有,所以基本上生活和思想都得孤獨的進行。要說分別,我想禁閉著我的只是心理上的牢籠,因為我的生活空間可比只有一爿小窗的囚室大多了。
 
來英的遭遇沒有如設想般順利,之前計劃希望開展的事情好像連一點眉目也沒有。按佛家語,一來許是沒有足夠的福德,二來就是因緣未就。不過這倒好,因為人難得可以老老實實的去面對自我,去深刻的反思一些生命上的問題。對終日營營役役甚麼都放不下的人來說,這實在是難得又奢侈的幸運,縱使每天的工時是過去五倍,回報卻是過去五倍的倒數。
 
對普通人來說,輪迴不外是新一段的生命,每個人都不經意地期許自己下一段的生命會走入一個熟悉的天地。然而等待的事實卻是甚麼都得重新開始,從零開始建立,父母、伴侶、朋友甚至仇敵的關係都得重新建立!
 
在某種意義上,移民也是一種輪迴,因為放在自己前面的路原來根本不可能清清楚楚,從前的人和事,也是一點都派不上用場,人也是隻身在這條不明的路徑上躑躅獨行。唯一可以倚賴的,就只有自己累世的福德、經驗和智慧(第八識和業?)。對作為佛教徒的我這種經歷很深刻,我想大概在不到十年,也許我的人生會走到終結,我又要再孤身上路,這次移民說不定是佛菩薩加持所給的一次演練。
 
佛陀說的諸行為苦,我想有一部分就是指這種周而復始,不斷重複的「出生->學習->建立家庭/事業->死亡」循環。佛說的八苦也周而復始地在每一生佔據著每個人的心靈,而人卻一生又一生地安慰自己希望就在明天,卻沒有想到實際上如果甚麼都不做去改變,那麼等待自己的明天只能是死亡和輪迴。就是這樣,我對佛陀說人生的樂是刀頭蜜總算有一丁點的體會,雖然以世俗的眼光看代價可能太大,因為身邊有些朋友說我很笨,放棄在東方優渥的生活而隻身到遠方捱世界。但是要明白,不少事情是不會無緣無故的,是需要一定代價的,只有付出才會明白世間萬事萬物那種虛幻不實的本質,才有機會不會為它所縛。
 
對我來說移民夢最大的得著是角色的迷失,因為「我」忽然在熟悉的圈子中消失,讓我明白這個從前的「我」在曾經生活過的圈子中原來毫不重要。而「我」又忽然以另一個身份出現在另一個陌生的圈子之中,做著不一樣的事情,與從前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在心識上這兩個「我」是一,但它卻分別扮演著截然不同的角色,那麼這兩個角色當中,誰是較接近真正的自我呢?又或者,有沒有真正的自我呢?當然這在佛教上早有定論,但不經過一番寒暑,怎會體會出甚麼是真正的寒暑?很快我將歸來,「我」的再出現和身份的再造又會給現在的「我」帶來怎麼樣的教訓呢?恐怕事情將會變得越來越有趣。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Refuge 歸依處

為海地災民生者死者祈願

新年伊始,對生活在太平繁盛地域的人,感覺可能不會太大。但對世界各地受災的人來說,「新年」,總好像是遙不可及的。人生無常,不是身歷其境,大概是不容易靠想像可以體會得到的。網上有機構發起網上抄經,有空的話請參與,為海地災民祈願,也為淨化自己的心靈祈願。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HHDL XIV

I got a new toy late last summer. It’s a Macbook Pro 15″. Unlike the Windows, this thing is much more responsive to job requests. And, the screen is big enough for me to see clearly without glasses at my age. Mac has provided as usual loads of useful applications for you to play around with your life. It stores pictures and movies in an efficient, yet a proprietary way. Well, as long as you would stick to Apple, who cares what is proprietary, right?

Um…, this is not a promo for Apple, but I just want to say my MBP is a perfect companion to my new gadget obtained recently. This new toy is an ebook reader by iriver: the Story. To optimize the use of which, I went online to search for ebooks to fill up the space. Now I’m carrying it around with around a hundred books that I think I’ll never finish them all. Greediness is said to be an evil nature of every sentient being. So, without exception, I keep on searching for online resources so as to satisfy my desire but not my needs to maintain a handful of resources to supplement my research job to take. Last weekend, I jumped at a new website that hosts lots of teachings by HHDL XIV in Dharamsala! Alas! These teachings are delivered in both audio and video formats. So, you are encouraged and strongly recommended to take a look and download whatever topics which is of interest to you.

Among all, the dialogues between HHDL XIV and a group of scientists, including a few Nobel Laureats, made in late 2009 are really fascinating. These dialogues helped to fill in the gap between metaphysics and physics and discussed “in depth" on consciousness/mind from both Buddhist and scientific perspectives. In particular, they addressed about the “limitation" of consciousness physically on one hand and discussed the “unlimited potential" of consciousness religously on the other.

Here is the link: click here. Enjoy! Don’t forget to click on the items under “Browse Webcasts" on the right for more!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談真實與無我

午飯的時候和一些朋友討論了有關甚麼是「真實」?和他們分享了我在課堂上給學生們講的一些看法。世俗的所謂真實其實是建立在一個經驗的常識世界,與(感官)經驗合的便理所當然的以之為真,反之則偽。事實上,世俗世界的經驗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比如說,人類的視覺世界(雙眼)與幪面超人的視覺世界(複眼)肯定是兩種不同的經驗,任誰也不能說服對方他們的視覺世界才是唯一的「真實」。科學上比如物理學上的真實其實是不可以直接放進我們的感官世界,在這個世界上有沒有方法可以證明每一個人(又或者生命體)所感覺的顏色,比如紅色,都是同樣的紅色?恐怕沒有吧?我們只是從小被教育成用我們的經驗和常識來推定都是同樣的紅色而已。古人很早就明白了這種虛幻,所以才「發明」了各種各樣的方法讓我們直接的去感受甚麼是真。

又甚麼是我呢(這裡可以把「我」變成一個代名詞,用其它世俗的事物來取代)?嬰兒時的我是不是我?老年後的我又是不是我?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那麼現在在這個時空的我就肯是不是一個完全的我!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話,那麼現在的我也自然不復存在。換句話說,雖然在當下這個時空,「我」是存在的,但它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實體,就這個意義上,它並非真實的我。這就是佛教所說的「諸法無我」(世俗世界一切事物都沒有獨立不變的本性),也就是它所說的「空」的本義。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現代揀魔辨異錄之七

風水師外一章

最近城中有關某已故闊太與疑似「風水師」之轇轕,弄得沸沸揚揚,為生活向來壓抑不已的小市民平添不少茶餘飯後的話題,也惹來不少人對「風水」一術好奇不已。這個案總算揭露了所謂上流社會的荒謬人生觀與人性貪婪的極致,也讓我這等腐儒盡開眼界。
我本來是學科學的,自忖還算一個合格的學生,卻也對神鬼星相等所謂「超自然」現象持比較開放且肯定的態度,但對於「風水」一術,仍相當懷疑其「神妙」之道,因為這畢竟與佛教的因果律相違逆。
近來有朋友問有關鬼神之道是耶非耶?從現代物理學的角度出發,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二十世紀已經為我們找出能量與物質可以互換的機理。也就是說,我們欲界的存有,只要經過一定的程序,可以轉換成色界甚至無色界的存有,反之亦然。明乎此,則包括鬼神在內的三界(指欲界、色界與無色界)生命體,大有可能有一種純以能量形態存在於我們這茫茫宇宙之中的生命體,而它們實際上也並非獨立於我們這個宇宙(器世間)之外的存有。如果這個假定真的是事實,則鬼神之道在這個器世間可以確立。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不論鬼神,只要它是這個宇宙的存有,那麼它就要服從存在於這個宇宙的物理定律。這種理解,將會改變我們對它們的傳統認知,也將改變我們對神鬼之道與一些方術的看法。這容後再表。
因此,我對我的朋友說,過往目為「超自然」的現象,將會隨著現代科學的進步而一步一步改變而成為自然不過的事。它們之所以被視為超自然,主因是我們找不到方法重演或構建誘發這類現象而已。
風水一術,也當如此視之,我相信風水是一種樸素的環境科學。在遠古時代,人們憑歷代的經驗綜合出一種環境生活的準則,但苦於當時的民智與常識水平,這群「師祖」無法用一種「現代科學」的語言來表達,讓人信服。但為了利益人們,故此只好借用神鬼等超自然權威,讓他們好好的接受並遵行(上幾代中國人奉為圭臬的《通書》上載的忌諱,就是用這種手法流傳至今的)。到了今天,人們已習慣於接受這種用超自然權威演譯的風水學說,不會也不去思考,而術者亦樂於用這種模棱兩可的語言來蒙混過關,藉機歛財漁色。這種用現代物理學研究風水的方法,實在有助於重新發展與改造我國故有的生活文化與哲學,並可釐清個中的道理與迷思。
風水之說,有沒有用?這可從兩方面思考:一、個人的角度;二、環境的角度。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自皈依佛…

作為一個酸秀才,生命的動力自然來源於聖人之道,弔詭處是於行事上卻又會被這所謂的聖人之道所左右,經常性地發出無謂的感慨,為自己的不濟開脫,這便是今天要走中國文化路的人的共業。

誠如佛陀所言,人生唯有死亡是可以確定的事情,雖然發生的時間或未可預料。所以萬事萬物的成敗,套用馬克斯名義信徒的名言:「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這大概可與佛教緣起學說相呼應。

近來多翻了一些佛典,發現古人云毫不起眼處不能掉以輕心,真是說到關節上。佛教徒理應每天誦讀的早晚課誦,能遵囑每天諷誦如儀的,在今世想也不會是大多數了(我也只可慚愧的向大家說「罪過罪過!」),不過裡面的一些章句,卻發人深省。例如每次捧讀三皈依的部份,都感到個中的困難所在:

自皈依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

自皈依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

自皈依僧,當願眾生,統理大眾,一切無礙。

當願眾生,當願眾生,這裡的眾生指所有有情怨親,不辨親疏賢愚敵友,佛子當發願願他們皆能受益於佛陀的教化。這裡的困難是我們真能為自己最深惡痛絕的敵人發出至誠的出離塵垢的祝願嗎?當我們每天都要面對他們的時候,每天都要感受著他們為自己帶來的苦惱的時候,還可以至誠的祝願他們得到解脫嗎?這恐怕不是在這裡搖搖筆捍,然後說沒啥難度就可以。

多年前有一次因事赴英,因為工作的地方就在上師的小廟附近,所以就到他那兒住下來。有一天的晚上作了一個夢,我正在一個小禮堂聽講座,突然上師匆匆的從後面的入口跑上來,找上了我,然後遞給我一把量身尺,之後轉身走開。醒來後我想了很久,想要找出它的夢兆。最後終於從自己的行為上找到答案,其實上師是要給我一個警示,不要用自己的淺薄且片面的認知來恣意量度別人的心量、秉性和行為,因為我實在太喜歡對每一個人在內心深處為他們開一個檔案。量身尺所能量度的只是當下的某些個人物理數據,單憑這些數據是不能把這個人完整地複製出來的,我們對其他人的感覺也是同樣的道理。自此以後,我經常檢點自己的心理狀態,力求避免對其他人下定論。現在回顧下來,這樣的好處是自我製造敵人一天天的減少了。而每當念及三皈依的時候,我會再三反思,並感謝上師對自己的悉心教誨。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談雍正

從前為某宗教雜誌寫的一篇專欄文章曾提到清世宗雍正,有關他的事跡,廣為人知者多屬野史記載,如他與呂四娘的一段情及為她所弒的傳聞、他所清算的寵將年堯、他所創建的情資系統(密摺制度)、他所重用的考臣李衛與酷吏田文鏡的軼聞、他所「發明」的百尺之外取人首級的秘密武器血滴子等等,其實都出自帶有漢滿族群矛盾作者之手,不能盡信。事實上,清室史料所揭示的雍正不但是一個勤政的明君,還是一個有道的佛教徒,他登基前已獲章嘉活佛印可,而他與當時朝臣如張廷玉等的機鋒語還輯入其編纂的《悅心集》。

針對當時已凋頹的佛法,他特別拈出臨濟三峰派漢月法藏及其徒潭吉弘忍來大加鞭撻,並親造《御製揀魔辨異錄》以正宗風。於朝廷諸事紛雜之間,仍抽空編訂《雲集百問》、《御選語錄》及《雍正御錄宗鏡大綱》等以明宗旨。審今之所謂禪宗宗徒,只可謂為學禪者學舌者,離習禪者實遠,但往往以有道者自居,說三道四,以圖(奢華)生活。白衣之士動輒以離經叛道為宗,以荒誕不經為旨;緇衣者則僅以「看破放下」、「隨緣自在」示人,殊不知如此口頭之禪不僅誤人,誤己更甚!

且看《御製揀魔辨異錄》卷三載,便明白不論古今、不論名位,在宗門混飯者多的是:

「魔藏(指法藏)曰:『打趁橫流一掌行,先師禪板最分明。當時若與親相見,不致如今嘆不平。』

(雍正批)此魔藏作黃檗付臨濟禪板几案頌也。蓋自言深達臨濟宗旨,堪受百丈付囑,若使身在其時,親受臨濟付囑,便不至有密雲廣通輩種種不平之說也。大我慢、增上慢畢具!世諦流布,有何禪宗耶?且臨濟明明說箇侍者將火來,來已,早知千百世後,有如魔藏輩者出,而豫遮豫簡於黃檗語聲纔絕之際,何猶漫不訾省,仍復死在禪板几案上?炫轉熒惑,生出許多不自在耶?如此,則與盜名竊利,貪位慕祿之流,有何分別?最初發心出家究何為者?佛鑑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頌曰:『彩雲影裏神仙現,手把紅羅扇遮面。急須著眼看仙人,莫看仙人手中扇。』若魔藏者,所為看扇人歟!」

試問今人有幾許能做到「欲求真面目,狠下死功夫」?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