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liens 異國情懷

移民夢之一:角色的迷失

來英差不多兩年,這種自我放逐與坐牢有時還真的分不清:可能日子尚淺,雖然也有一些新交,但在這裡的知心暫時可以說一個也沒有,所以基本上生活和思想都得孤獨的進行。要說分別,我想禁閉著我的只是心理上的牢籠,因為我的生活空間可比只有一爿小窗的囚室大多了。
 
來英的遭遇沒有如設想般順利,之前計劃希望開展的事情好像連一點眉目也沒有。按佛家語,一來許是沒有足夠的福德,二來就是因緣未就。不過這倒好,因為人難得可以老老實實的去面對自我,去深刻的反思一些生命上的問題。對終日營營役役甚麼都放不下的人來說,這實在是難得又奢侈的幸運,縱使每天的工時是過去五倍,回報卻是過去五倍的倒數。
 
對普通人來說,輪迴不外是新一段的生命,每個人都不經意地期許自己下一段的生命會走入一個熟悉的天地。然而等待的事實卻是甚麼都得重新開始,從零開始建立,父母、伴侶、朋友甚至仇敵的關係都得重新建立!
 
在某種意義上,移民也是一種輪迴,因為放在自己前面的路原來根本不可能清清楚楚,從前的人和事,也是一點都派不上用場,人也是隻身在這條不明的路徑上躑躅獨行。唯一可以倚賴的,就只有自己累世的福德、經驗和智慧(第八識和業?)。對作為佛教徒的我這種經歷很深刻,我想大概在不到十年,也許我的人生會走到終結,我又要再孤身上路,這次移民說不定是佛菩薩加持所給的一次演練。
 
佛陀說的諸行為苦,我想有一部分就是指這種周而復始,不斷重複的「出生->學習->建立家庭/事業->死亡」循環。佛說的八苦也周而復始地在每一生佔據著每個人的心靈,而人卻一生又一生地安慰自己希望就在明天,卻沒有想到實際上如果甚麼都不做去改變,那麼等待自己的明天只能是死亡和輪迴。就是這樣,我對佛陀說人生的樂是刀頭蜜總算有一丁點的體會,雖然以世俗的眼光看代價可能太大,因為身邊有些朋友說我很笨,放棄在東方優渥的生活而隻身到遠方捱世界。但是要明白,不少事情是不會無緣無故的,是需要一定代價的,只有付出才會明白世間萬事萬物那種虛幻不實的本質,才有機會不會為它所縛。
 
對我來說移民夢最大的得著是角色的迷失,因為「我」忽然在熟悉的圈子中消失,讓我明白這個從前的「我」在曾經生活過的圈子中原來毫不重要。而「我」又忽然以另一個身份出現在另一個陌生的圈子之中,做著不一樣的事情,與從前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在心識上這兩個「我」是一,但它卻分別扮演著截然不同的角色,那麼這兩個角色當中,誰是較接近真正的自我呢?又或者,有沒有真正的自我呢?當然這在佛教上早有定論,但不經過一番寒暑,怎會體會出甚麼是真正的寒暑?很快我將歸來,「我」的再出現和身份的再造又會給現在的「我」帶來怎麼樣的教訓呢?恐怕事情將會變得越來越有趣。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Refuge 歸依處

日影日劇中的戰爭

日影日劇中的戰爭

前些年因為要重新研究中國文化,打算從日本再起步。結果,總算弄清楚了一些歷史脈絡和它宗教的演變,也明白了日本為甚麼會在明治維新之後會慢慢變成亞洲的三十三天天魔,幾乎完成了織田信長未竟的霸業。

文化與文明在歷史的步伐,原來並無定向,也無有優劣。只是不幸地中華文化不知為甚麼隨著時日變成了一種「文化地心說」,而故國的文化則成為文化圖騰,誰也碰不得。大和一族文化遺傳於東土,「文化地心說」換了新瓶把他們變成天神在地上的遺族。由是,他們把這種虛渺不實的光榮感從小灌輸入他們的下一代,經過幾代不懈的「努力」,終於為世人包括自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劇和災難。可惜的是,這種「文化地心說」雖然已淡出大和地域,但它卻仍不斷變換戲裝,流連繾綣於東土大地。

對日本的研究啟迪和糾正了我的地球文化觀,也讓小弟對行將劃上句號的生命釋懷。不過,嚴肅的研究卻意外地讓我喜歡上從來沒有認真欣賞過的日影與日劇,對當前日本藝能界的名人也漸漸有所認識,這也是一種奇緣吧。日本影視作品除了一些故意誇張的喜劇和黑暗的暴力片,一般都能平實地反映人生,給予觀眾從一些角度反思自己生命的空間,像一杯純純的陳年普洱,嶲永温潤回甘。例如那一部從來沒有在港澳大銀幕受到歡迎的《一代茶聖千利休》,就用影像演繹了侘寂美學。「美,就是我說了算。」這種豪語,雖然今天不少富國土豪都琅琅上口,但,真的只有利休才有資格。

利休

人在外地,要欣賞日影日劇,總有一點難度。還好有少數「無私」的在線網站,提供有足供我借以遣此有聊人生的影像。二次大戰的反思,七十年來中日都有不少作品,只是東土的作品除了努力彰顯民族大義和挑動民族仇恨外,就是前年的作品《太平輪》也僅止於兒女之情,樣版得教人漸生厭惡,它們絕少有從人文角度出發的作品,反思不管正義與否,戰爭只會帶來難以磨滅的苦難,更少有教觀眾思考國家、家庭與個體生命之間的轇轕。日本有關二戰的電影電視,反戰的味道不會濃烈,只會慢慢在帷幕滲透出來。

2013年的電影《永遠の0》和其後的劇場版與及剛於8月6日播出的電視劇《戦艦武蔵》劇場版都是以侵略者的角度出發,再三思考了甚麼是戰爭,為甚麼要發動戰爭和其實戰爭不論成敗,為甚麼都只有一個結果?「國家」在歷代的戰爭中不論東土還是大和地域,都扮演著一個微妙而關鍵的角色:侵略者以此作為推動「聖戰」的依歸,而受害者則以此作為團結對抗入侵者的力量。家庭與個人甚至生命在戰時毫無角色,再沒有意義和地位,但,這真的合理嗎?每個人在「國家」這個大概念之下是否應該不能有自由意志?在短短的數千年歷史中,人們好像從沒有反思過「國家」這種觀念為人類帶來究竟是幸福多還是苦難多?有時想,《星空奇遇》式的理想世界,是否適合人類的社會?如果合適,又不知何時才會有出現的苗頭?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That's life 浮世繪

逛書店

英國的生活,除了在倫敦是真正的不夜天,其他城市的作息時間,都是有板有眼的。一般商店週一到週六八時後就只有超市和食店酒吧油站還在營業,因為從前的不景氣,打破了週日不工作的規條,現在週日商店還會營業至四時到五時,就是超市也準時關門,要買食糧可要看時間啊。有時想約一些朋友晚上相聚,真的除了家訪也想不到有甚麼好去處。

不過在白天,這邊的城市生活還是多姿多采的。前幾年台灣的誠品落戶香港,引起一陣哄動,認為香港終於可以擺脫文化沙漠的臭名。不過,如筆者常常強調,文化這事兒,不是可以隨意擺弄的,因為它是經過漫長歲月慢慢才沉澱而成的。

英國的文化氣息其實很濃厚,在食店和公共交通甚至旅遊點都很容易看見手執書卷的人沉醉在他們的文字世界。不過奇怪的是,這邊要逛書店,只要離開倫敦,好像總是Waterstones的天下。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That's life 浮世繪

圖書館

伯明翰雖然是英國的第二大都市,但卻不是遊客首選的旅遊景點。除了曾經有名的球隊,恐怕對它認識的人並不會多。不過喜歡電影《朱古力掌門人》的朋友則有可能對它有興趣,因為全球最大的朱古力供應商Cadbury的工廠就在這裡。

我居住的地方不在市中心,在大概離中心25分鐘車程的Halesowen,到埗後方知道這區不是伯明翰華人主要聚居地。也好,人在異鄉,是應該融入當地社會,而不是呆在自己的族群,這樣做只會讓整個族群在當地更形疏離。

Halesowen劃入Dudley區政府管理,Dudley人口三十多萬,而由Birmingham區政府管理的部份則約一百二十萬人。整個伯明翰人口二百多萬,比九龍半島的人口還少。Dudley附近的Dudley Castle頗為聞名,但還沒有興緻去遊覽。

英國的日常生活其實很死板,市中心的商場平日準時下午六時關門。昨天離開圖書館(營業至傍晚七時)的時候發現商場的洗手間上了鎖,也只好打消再走一會的念頭,雖然旁邊的超市還是24小時營業。

img0003

從前留學的時候總以為英國人的作息時間很奇怪,怎麼可以準時六點閉門謝客?一直要到年長才明白這才是最好的安排,因為也可以讓店舖的從業員好好的和家人或朋友在晚上暢聚。

英國人的閱讀風氣很好,40萬不到的人口已經有五座較大的圖書館,另外還有8所小型的,這比澳門或香港要好得多。相中可見,圖書館並不大,書也頗新。圖書館另外也提供足夠數量的電腦供讀者使用。就觀察所見,有的用來看新聞時事Youtube電影,有的找資料,也有是利用它來找工作的。英國沒有高樓,所以窗外的景色也足以療愈讀者的心境。圖書一般可外借四星期,如無人預約,還可以持續續借,沒有限制。不過最為我喜愛的服務是它的電子雜誌,就是所有有借書證的讀者都可以免費利用Zinio下載圖書館有訂購的雜誌,有過百種選擇,莊諧共存。「一人有證,全家有得睇。」真德政也,難怪有些區政府正謀劃關閉一些使用率不高的圖書館來節省整體成本。我倒希望港澳地區 的市政機關也可以參考,讓市民可以足不出戶,閱覽他們喜愛的雜誌。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That's life 浮世繪

從英倫拾翠天下

總希望可以在人生最後的一段路程上,構建一個平台讓大家分享一下各自的人生閱歷,在這個平台上大家可以坦率和真誠地記下身邊的紅塵影事。且放開政治和世務的牽慮,嘗試尋回「自己」,雖然明知到最後才會明白這之間的荒謬。

如果你要問我的宗教取向,我會說,我是Taoist Buddhist。

我是在86年決定跑到番外補完碩士學歴,但卻是糊裡糊塗的選擇了Warwick University,從學士的科學研究想翻入心理學,最後卻糊裡糊塗轉進了工程,開始了IT(資訊科技)的研究。我已經記不起當年是怎麼開始和怎麼結束的,我只知道我與英國的隔世緣分卻又從此重新展開。

95年我在Aston University開始了一個博士課程,為的是它有全歐第一的Neural Network研究中心和導師。雖然最後我選擇在四川完成我的博士課程,放棄了Aston,卻因此讓我之後的八九年間每年像回家的去英國,也漸漸對它的印象產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由今天開始,我會嘗試捕捉英倫的身影,在這裡分享。也會試着比較東西方文明在歷史的進程。

英國,如我在本頁的概述,沒有悠久的歷史,卻在締造人類文明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這是不容忽視的。它與日本不同之處是沒有華夏文明的基因,卻完成了儒家的家國理想。它由遠古的多神文明走到一神宗教再到今天的世俗化,從君王體制到君主立憲再到民主政體,構建了一個不需要倚賴武力來維持的社會。它也初步完成了如何和平地再分配財富,使老有所養、壯有所用、幼有所長。聖人和君子,從來不是他們生命奮鬥的目標,因為他們的社會體制基本上成就和保育了一個講究誠與信的社會。他們也不需要聖人聖王類的人物來領導他們走出黑暗和苦難,因為他們深信,這樣的人物只在天上,就是the Lord。所以在地上,人與人皆平等,無分階級、無分職業,也無分貴賤。

本博客文章將與Facebook主頁同步更新:從英倫拾翠天下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Murmurs 絮語集

英倫行之一

匆匆兩星期的英倫之行,留下的又是不盡的反思。

剛抵英的時候,天氣陰晴不定,有些時候下著烏天黑地的滂沱大雨,好端端的白日變得漆黑一片;有時候又濃霧繚繞,高速公路的能見度大概不到百米;雖然 要小心翼翼地開車,但往往為了要趕百哩外的目的地,也顧不得那麼多,盡能力的快,時速平均總可以保持在70哩(約115公里)。託老天爺的庇祐,今天還可以在這裡搖搖筆桿子,打打鍵盤。

本來擬定的十四天行程實在太太豐富,到了某些景點方知總不可能像旅行團般給30分鐘拍照,然後回家好好欣賞是次行程,所以也不得不把行程大力闊斧地砍它一把。

老實說,到今天我還是十分陶醉於英倫的夏日,每天那好像不盡的白日,給人的生命不斷的注入動能,教人不捨得休歇;那一片片遼闊的原野,滿是大大小小 色彩斑斕的花兒,長在那軟綿綿的綠草之上,教我那貪婪的目光不捨得稍離;還有那些肥肥笨笨的bumble bee,在花叢中不斷的上下左右穿插,顧不得我們用手肆意地掃抹牠們身上濃密的絨毛,仍是那麼專注地為牠們的「家」努力採集花粉。這一切一切,把我帶進那遙遠的孩提時代,那個人和自然還是不那麼疏離的年代……打從甚麼時候開始,人類的世界與大自然的世界變成了兩個涇渭分明的世界?

Eden Project Now

Eden Project Now

位於南部Cornwall的Eden Project大概始建於1999年,與其說是英國為了紀念千禧年的傑作,倒不如說是英國為了培養國民有關全球保育的一個教育基地,因為它還成立了一個基金幫助世界其他國家及地區進行環境保育的教育與規劃。它的園區分有三個部份:熱帶雨林、地中海森林及英國植物。要匆匆的趕完三個園區,大概得花上兩三個小時。其中的熱帶雨林,敝國特區某公園也有構築。不過,我以為兩者最大的分別在於保育意識的啟迪。Eden Project除了展場,還設計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玩意,讓訪客輪流體會,重新認知人與自然之間的互動和所帶來的結果。如果把一切看待成遊戲,老實說,只會白白的浪費掉那些門票和時間,我會建議不如不去。如果要認真的認知forestation的重要性,實在很容易在Eden Project花上一個星期,因此,它會是一個很好的國民教育的起點。

在這裡,我體會到為甚麼有些人材真的只有西方世界才能培養出來?他們的教育目標,不會只停在空中樓閣之上,讓人頂禮膜拜,而是要讓每一個人均可以體驗、認知、反思和參與,這大概可以說明了為甚麼敝國特區的教育只會培養出不會思考且自私淺見的庸材。(在科學上一些特例並不足以推翻一些普遍的事實,所以請不要舉例子來試圖推翻我的結論。)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往英倫再出發

許是前生的緣,九十年代至今起我遊英恐怕也不下十次,每年總有不知甚麼時候再去的衝動。歐洲大陸至今只曾在巴黎逗留過三次,而德國瑞士奧地利則總在 「下次」的名單之上。今年不知所謂的豬流感頗教人納悶,想了想,又鐡了心在八月份再訪英倫,上次英倫行已是兩年前的事了,不知伯明翰的故人近況如何?

這次計劃在英國逗留十四天,行程包括到100 Acre Wood探訪Winnie the Pooh;追尋Charles Dickens兒時的足跡;往訪Jane Austen的故居,憑弔一下這個多愁善感的才女;在彎彎曲曲的海岸線聽聽William Wilberforce畢生為解放奴隸而努力的主題曲Amazing Grace;到宏大的Castle Howard感傷一下Brideshead Revisited中那位的悲劇主角Sebastian的短暫生命;與Thomas the Tank Engine在綠草如茵旁邊的鐵道上馳騁;在Legoland尋回童年的夢;和試圖在Stonehenge感受古人的智慧;在Eden Project找尋人類未來的啟示等等。當然,還少不了尋訪故友,和拜謁一下我的親上師,和那永遠的Picadilly Circus、董橋提過的那爿小書店。十四天,夠不夠啊?英國,就是這麼一個奇妙的國度,它好像總有數的不盡玩意,教人不知如何取捨!朋友們,有興趣一起出發嗎?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