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夢之一:角色的迷失

來英差不多兩年,這種自我放逐與坐牢有時還真的分不清:可能日子尚淺,雖然也有一些新交,但在這裡的知心暫時可以說一個也沒有,所以基本上生活和思想都得孤獨的進行。要說分別,我想禁閉著我的只是心理上的牢籠,因為我的生活空間可比只有一爿小窗的囚室大多了。
 
來英的遭遇沒有如設想般順利,之前計劃希望開展的事情好像連一點眉目也沒有。按佛家語,一來許是沒有足夠的福德,二來就是因緣未就。不過這倒好,因為人難得可以老老實實的去面對自我,去深刻的反思一些生命上的問題。對終日營營役役甚麼都放不下的人來說,這實在是難得又奢侈的幸運,縱使每天的工時是過去五倍,回報卻是過去五倍的倒數。
 
對普通人來說,輪迴不外是新一段的生命,每個人都不經意地期許自己下一段的生命會走入一個熟悉的天地。然而等待的事實卻是甚麼都得重新開始,從零開始建立,父母、伴侶、朋友甚至仇敵的關係都得重新建立!
 
在某種意義上,移民也是一種輪迴,因為放在自己前面的路原來根本不可能清清楚楚,從前的人和事,也是一點都派不上用場,人也是隻身在這條不明的路徑上躑躅獨行。唯一可以倚賴的,就只有自己累世的福德、經驗和智慧(第八識和業?)。對作為佛教徒的我這種經歷很深刻,我想大概在不到十年,也許我的人生會走到終結,我又要再孤身上路,這次移民說不定是佛菩薩加持所給的一次演練。
 
佛陀說的諸行為苦,我想有一部分就是指這種周而復始,不斷重複的「出生->學習->建立家庭/事業->死亡」循環。佛說的八苦也周而復始地在每一生佔據著每個人的心靈,而人卻一生又一生地安慰自己希望就在明天,卻沒有想到實際上如果甚麼都不做去改變,那麼等待自己的明天只能是死亡和輪迴。就是這樣,我對佛陀說人生的樂是刀頭蜜總算有一丁點的體會,雖然以世俗的眼光看代價可能太大,因為身邊有些朋友說我很笨,放棄在東方優渥的生活而隻身到遠方捱世界。但是要明白,不少事情是不會無緣無故的,是需要一定代價的,只有付出才會明白世間萬事萬物那種虛幻不實的本質,才有機會不會為它所縛。
 
對我來說移民夢最大的得著是角色的迷失,因為「我」忽然在熟悉的圈子中消失,讓我明白這個從前的「我」在曾經生活過的圈子中原來毫不重要。而「我」又忽然以另一個身份出現在另一個陌生的圈子之中,做著不一樣的事情,與從前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在心識上這兩個「我」是一,但它卻分別扮演著截然不同的角色,那麼這兩個角色當中,誰是較接近真正的自我呢?又或者,有沒有真正的自我呢?當然這在佛教上早有定論,但不經過一番寒暑,怎會體會出甚麼是真正的寒暑?很快我將歸來,「我」的再出現和身份的再造又會給現在的「我」帶來怎麼樣的教訓呢?恐怕事情將會變得越來越有趣。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Refuge 歸依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