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影日劇中的戰爭

日影日劇中的戰爭

前些年因為要重新研究中國文化,打算從日本再起步。結果,總算弄清楚了一些歷史脈絡和它宗教的演變,也明白了日本為甚麼會在明治維新之後會慢慢變成亞洲的三十三天天魔,幾乎完成了織田信長未竟的霸業。

文化與文明在歷史的步伐,原來並無定向,也無有優劣。只是不幸地中華文化不知為甚麼隨著時日變成了一種「文化地心說」,而故國的文化則成為文化圖騰,誰也碰不得。大和一族文化遺傳於東土,「文化地心說」換了新瓶把他們變成天神在地上的遺族。由是,他們把這種虛渺不實的光榮感從小灌輸入他們的下一代,經過幾代不懈的「努力」,終於為世人包括自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劇和災難。可惜的是,這種「文化地心說」雖然已淡出大和地域,但它卻仍不斷變換戲裝,流連繾綣於東土大地。

對日本的研究啟迪和糾正了我的地球文化觀,也讓小弟對行將劃上句號的生命釋懷。不過,嚴肅的研究卻意外地讓我喜歡上從來沒有認真欣賞過的日影與日劇,對當前日本藝能界的名人也漸漸有所認識,這也是一種奇緣吧。日本影視作品除了一些故意誇張的喜劇和黑暗的暴力片,一般都能平實地反映人生,給予觀眾從一些角度反思自己生命的空間,像一杯純純的陳年普洱,嶲永温潤回甘。例如那一部從來沒有在港澳大銀幕受到歡迎的《一代茶聖千利休》,就用影像演繹了侘寂美學。「美,就是我說了算。」這種豪語,雖然今天不少富國土豪都琅琅上口,但,真的只有利休才有資格。

利休

人在外地,要欣賞日影日劇,總有一點難度。還好有少數「無私」的在線網站,提供有足供我借以遣此有聊人生的影像。二次大戰的反思,七十年來中日都有不少作品,只是東土的作品除了努力彰顯民族大義和挑動民族仇恨外,就是前年的作品《太平輪》也僅止於兒女之情,樣版得教人漸生厭惡,它們絕少有從人文角度出發的作品,反思不管正義與否,戰爭只會帶來難以磨滅的苦難,更少有教觀眾思考國家、家庭與個體生命之間的轇轕。日本有關二戰的電影電視,反戰的味道不會濃烈,只會慢慢在帷幕滲透出來。

2013年的電影《永遠の0》和其後的劇場版與及剛於8月6日播出的電視劇《戦艦武蔵》劇場版都是以侵略者的角度出發,再三思考了甚麼是戰爭,為甚麼要發動戰爭和其實戰爭不論成敗,為甚麼都只有一個結果?「國家」在歷代的戰爭中不論東土還是大和地域,都扮演著一個微妙而關鍵的角色:侵略者以此作為推動「聖戰」的依歸,而受害者則以此作為團結對抗入侵者的力量。家庭與個人甚至生命在戰時毫無角色,再沒有意義和地位,但,這真的合理嗎?每個人在「國家」這個大概念之下是否應該不能有自由意志?在短短的數千年歷史中,人們好像從沒有反思過「國家」這種觀念為人類帶來究竟是幸福多還是苦難多?有時想,《星空奇遇》式的理想世界,是否適合人類的社會?如果合適,又不知何時才會有出現的苗頭?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Cultures 文化, That's life 浮世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