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大革命話人性

不經不覺來英也有大半年,依然一事無成。這種對生命有所求的態度,是千百年來形成的士族個性,大抵我早已不經意地認同了士人與生俱來應肩負聖賢們所謂「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這個「天命」(mandate of life)。我雖然已經洞明這種想法的荒唐處,但卻又無力與這個千古幽靈抗衡,不自覺地任由它繼續擺弄,再搖動鍵盤,可笑耶?

50年前,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國大地展開序幕。這是老天爺對這個極度自信與自負的民族所開的最大的一個玩笑,至於祂是要借此來儆醒這個民族還是要用它為這個民族敲開地獄的大門,則不得而知。

文革2

與其說它是由領導者發動,反動派把持的政治運動,倒不如老實點承認這是一場有史以來最徹底而且是最成功的全民運動。它雖然沒有經過實質投票通過,但在某種意義上,它可以被視為全民以行動所認可的一種「民主」結果。沒有這種認知,單純在政治上劃圈設限,是不會也不可能防止它重生。走過百年時空,從西方的法西斯到東方的軍國主義再到文化大革命,可以發現它們都是一脈相承的「全民民主運動」,它們都基於一個共同的理想:「構築世界新秩序,建立更美好的人類社會。」

事實上,這種道德命題不受時空局限,一直對懷有革命理想者具有極大的吸引力。歐美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不也是興起過反權力反傳統的Hippie文化、反越戰的運動?這些年輕人對當時的共產主義社會不是也產生莫名的熱情,甚至投奔到他們的陣營嗎?只是西方人比我們幸運,他們的文化背景不能為他們提供滋長這種虛妄命題的土壤和環境,讓他們可以逃過一劫。

余生也晚,我認識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它已頹然落幕,大陸已經重新開放國門,嘗試與它認定對它仍虎視眈眈的帝國主義讎寇互動,嘗試放下敵對意識。今日看來,這種對立的意識不但沒有隨歲月減弱,反而增強了。老實說,當時我也像其他愛國青年一樣悔恨自己生不逢時,沒能湊合上這個時機,可以奉獻出小生命,為這場「偉大的革命」譜上讚曲。這種思維,無關人們認為的政治文宣,因為我的成長毫不革命,染紅純粹是「認中關社」後的個人選擇。環顧左右,與我有相似經驗的大有人在。現在回想,恐怕這是自詡為士人一族對所認同的主政者必然而且唯一的選項,亦即今日潮語的所謂「膠」,「黐到實一實,搣唔得甩」之謂也。

士人的另一個特質是不會主動站在主政者的對立面,當他們認定了主政者是天命所歸之後,他們會義無反顧地想盡辦法去輔助主政者施政以利百姓。倘主政者有違聖訓,他們也只會按聖人的訓誨上諫甚至作出個人犧牲來試圖說服主政者改過遷善,絕少想到其實可能有更好的和不流血的解決辦法。不過古訓如此,試問憨直的士人會輕易隨便拂逆嗎?這種僵化的思維,從兩千年前到今天的華人社會其實都沒有改變過。主政者一旦高舉道德旗幟,士人自會聞風而至,甘願拜倒其門下以完成自我的使命。至於這種流行了兩千年的文化是否是永恒不變的真理,則不在議論處。我時常鼓勵自己的學生,要明白社會上的「道德」實際上只是人類社會的產物,用來規範人類的社會行為,所以談不上甚麼普遍性 (universal)。再者道德事實上隨時間不斷地改變著,所以更不用說甚麼永恒。這也是為甚麼老子早在兩千五百年前指出道德的不堪處,只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奈何?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中國人的人性很大程度是由士族所決定和塑造的,古代的社會結構和環境條件無可避免地把知識的流通局限在一少部份我們稱為士人的圈子裡。在知識圈之外的老百姓在別無選擇下自然把士人奉若神明,他們的言行也自然成為社會行為的典範 (paradigm),故此既然士人尊奉主政者,老百姓也必須對主政者言聽計從,這種規範便成為他們生活的準則,也漸漸成為中國人的人性一部份。元明以前的朝廷還有宰相來匡正主政者的錯謬,自明以後這種制度已成絕唱,今天主政者的錯謬還得一一端賴他個人的識見和胸襟才能得以糾正,所以「崖山之後無中國」,並非虛語。

當我們把文化大革命的出現推到「一小撮」別有用心的反動分子身上的時候,其實我們還沒有認真透徹認識到文化大革命的出現,不是肆因於個人的野心和權力慾望,更有可能是故有文化所鼓吹的男人必須「立功,立德,立言」,方不負大丈夫之名的這種道德價值在背後作祟,所以毛老先生才有「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的壯語。當一個擁有絕對權力的人站在道德高地之上,他自然以聖人自處,不會作其他考慮,毫無所畏地運用他有的權力來構築和實現他所幻想出來的理想國度,老百姓也只得緊隨其後。朱元璋如是,Hitler如是,石原莞爾如是,我想毛澤東也如是。如果沒有故有文化這塊土壤,文化大革命很有可能和西方世界也曾出現過的社會運動一樣,只是一陣強風,吹倒幾棵大樹,不會對社會帶來負面且持久的衝擊。

生活在西方社會之中,我發現他們的文化土壤裡沒有這種不必要的豪情,他們反而更能把精力放在改善人的生活品質之上,更會認真看待怎樣的政策才可以為國民帶來福祉。生活在東方的人,懂得這個簡單的道理嗎?老子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比起儒家的酸腐確實高明不少。倓虛老法師曾云:「天然大業,最忌裝潢。有意求全,反致損傷。」知否?信焉?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Current Affairs 月旦集, That's life 浮世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