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倫拾翠天下

總希望可以在人生最後的一段路程上,構建一個平台讓大家分享一下各自的人生閱歷,在這個平台上大家可以坦率和真誠地記下身邊的紅塵影事。且放開政治和世務的牽慮,嘗試尋回「自己」,雖然明知到最後才會明白這之間的荒謬。

如果你要問我的宗教取向,我會說,我是Taoist Buddhist。

我是在86年決定跑到番外補完碩士學歴,但卻是糊裡糊塗的選擇了Warwick University,從學士的科學研究想翻入心理學,最後卻糊裡糊塗轉進了工程,開始了IT(資訊科技)的研究。我已經記不起當年是怎麼開始和怎麼結束的,我只知道我與英國的隔世緣分卻又從此重新展開。

95年我在Aston University開始了一個博士課程,為的是它有全歐第一的Neural Network研究中心和導師。雖然最後我選擇在四川完成我的博士課程,放棄了Aston,卻因此讓我之後的八九年間每年像回家的去英國,也漸漸對它的印象產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由今天開始,我會嘗試捕捉英倫的身影,在這裡分享。也會試着比較東西方文明在歷史的進程。

英國,如我在本頁的概述,沒有悠久的歷史,卻在締造人類文明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這是不容忽視的。它與日本不同之處是沒有華夏文明的基因,卻完成了儒家的家國理想。它由遠古的多神文明走到一神宗教再到今天的世俗化,從君王體制到君主立憲再到民主政體,構建了一個不需要倚賴武力來維持的社會。它也初步完成了如何和平地再分配財富,使老有所養、壯有所用、幼有所長。聖人和君子,從來不是他們生命奮鬥的目標,因為他們的社會體制基本上成就和保育了一個講究誠與信的社會。他們也不需要聖人聖王類的人物來領導他們走出黑暗和苦難,因為他們深信,這樣的人物只在天上,就是the Lord。所以在地上,人與人皆平等,無分階級、無分職業,也無分貴賤。

本博客文章將與Facebook主頁同步更新:從英倫拾翠天下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