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姓「扮」?

執教中國哲學多年,之前一直未有思考過的問題,近年一直浮現在腦海之中。儒家思想在春秋孔聖人的時代,只著重講授人間的規規條條,似乎沒有深究為甚麼要這樣做。(其實我在整理三大傳統的發展脈絡的時候,發現大概從方法論上可以得到一重解釋。然而,較儒家「晚出」的佛教和道教,它們的倫理體系都有其哲學根源,而儒家則獨缺如如,時人只約略從《易經》中很模糊地拈出一個「道」來講。)這事情一直擔到宋代才由二程朱熹構築的理氣思想來為儒家倫理體系的哲思畫上一個比較完整的句號。

不過,問題卻隨之而來。我們都明白「道」不是道德上的概念和命題,因為它屬形而上,超越(人間的)道德,故此不需也不可討論,所以佛道二教都沒有下面的問題。但儒家的「理」卻是一個汎道德命題,也便是人間的東西。簡而言之,儒家認為人類之所以需要守禮、需要服膺於一套階級體制,是因為天有天理(Heaven is moral),故此人要自我完善,必須蹈行天之道。事實上,從宋代到今天,沒有人對此提出過異議,以至由這個實質上毫無理據的假設(為甚麼天要有理?)所演繹出來的儒家思想上的缺陷,無法讓人可以清楚的一一指認出來,我相信也因此把中國人的文明進程拖遲了起碼八百年。

人世間的種種,我以為實在不需要有天理在背後操弄,佛教和道教不需要也不用這套功夫。倘若天有天理,人世間又怎麼會有哭不盡的故事天天上演?想敝國自有歷史以來,老百姓都默然地接受這套道理。所有當權者,不管是仁君還是暴君,都有「皇權天授」來背書,他們都是天命所歸。既然如此,老百姓自然得接受這種「順乎天理」的選擇,不會主動也懶得出來反對甚至對抗,以免乖離天理(天道),這應該說明了歷史上一些一再重覆的政治現象的成因。

另外一種很普遍的現象是俗語所云的:「一闊臉就變。」真的很奇怪,相信大家都或多或少有類似的經驗。當大家都同屬一個階層,今天的大家都好像是生活在一個「生死與共,難分你我,不會斤斤計較」的共同體。但只要當中有一個人忽然得權得財,則很多時候,這個人會讓其他人感到「他變了,而且變得太多了!」這是甚麼原因呢?愚見以為,還是我們被儒家「聖人之道」的思想在不知不覺間所毒害的結果。一個人忽然得權得財,他很自然地認為這是因為他自己有比旁人多的德或者才,所以應該高倨上位。因此不管他的私心孰輕孰重,他都會樂於指指點點、發號司令,以示他的「關懷慈愛」又或者「顯赫權位」。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常常戲謔中國人其實只有一個姓、兩個名:「都姓『扮』,名『聖人』、或者『大師』。」未知看官以為然否?

廣告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2 responses to “我們都姓「扮」?

  1. zionst

    小弟曾经頗喜愛王陽明的《傳習錄》,記得其中講「心即理也。此心無私欲之蔽,即是天理。」这也算是篤信儒家的古人,在精神陷入同样困顿后对其学说的改造吧。

  2. 當王守仁(或其他大儒如陸九淵)講「心即理也」的時候,他們是以「凡間(即我們可以理解)」的「思辨(mind)」引申成為「天上(形而上)」的理,他們相信這樣的說法會容易使人明白他們所謂的「理」的本質。這實在是針對儒家自孔聖以後的大儒們一直渴望解決的思想根源問題而提出的見解,可惜的是上面的答案再好也只是把「天上的東西」變成人間的一種投射。而很明顯,這類答案並不圓滿。因為人間的投射(人間的經驗)有太多經驗上的局限,有太多的事例說明人間的經驗不實,所以「心即理也」再好也只可以是(形而上的)道的一種狹義反映,不可能是「大道」。
    再者,王守仁似乎還未能從凡間超入聖境(即佛家所謂之中道,要提醒一下,佛家的中道不類儒家的中庸,因為後者還是離不開凡間而安立的命題),所以他還是要拈出儒家常常說的私欲來說,以為去私欲即天理。殊不知這個私欲的「私」也不過是一種道德倫理命題,是一種人為的行為準則,「去私欲」也只是一種道德倫理的抉擇而已,與天之道亦相去太遠。
    不過我是十分同意您的講法,這是儒家思想經過近兩千年的發展後「在精神陷入同样困顿后对其学说的改造吧」。
    難得賢兄有興趣論道,小弟也只好湊興附和一下,見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