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黨

某報週日的專欄刊登了余英時先生的訪問稿:回首辛亥革命,重建價值觀念(有興趣窺全豹者可找無所不知的谷狗大神幫忙),頗堪滿味。余先生就教於錢穆先生,後放洋於美國,對中西文化兩者的精萃自有其所得。訪談中他用滿洲黨來論說晚清皇朝的政治實質,也談到滿洲黨新政與改革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使「滿洲黨更加專制」,結果卻把自己扳倒,弄出了辛亥革命,這,可是語重心長之語。

辛亥革命剛百年整,先烈們當時所亟力爭取的目標:「自由民主共和」,今天仍然位列於永遠的爭取目標當中,有理由相信直到世界終結,我們還是會矢志不渝努力不懈地呼籲同胞們繼續以此為奮鬥目標。余先生說其實辛亥並不暴力,我是相當同意的,因為當時的晚清早已是強弩之末,國人對它沒有寄望,且樂於見它的傾覆,是以不需要用流血和暴力的方式把它推翻。它的覆滅,其實很戲劇性,我想連宣統也沒有想過滿洲黨就可以如此這般莫明其妙地被拉倒。這種過程在我國的歷史從未出現過,因為它並沒有經過從前朝代更替所必須歷經的漫天戰火,這在堂堂中華五千年的歷史中不得不謂是一種進步。然而這一小進步並未有維持多久,海嘯般的傳統文化意識很快反撲過來,並迅速地淹埋了這種進步(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事實是所謂的馬克思主義也只不過是我們傳統文化意識的一種新型態存有而已),國共之爭還是倒退回宿命式的格鬥,還是要靠槍桿子和鮮血來平定。傳統的文化意識,到今天還是像陰魂般遊弋在中華大地之上,肆意地操弄群體的命運。當我們每天在仇英恨美反日的同時,其實我們的耳目早已經被過度渲染的仇恨所障蔽,沒有意識到這些蠻夷早已為世界樹立了並不完美,但很實際的政治基石。好幾百年前,他們已經摒棄了暴力流血式的革命,採納了一種和平的方式來維護他們國民的福祉,我們每天還大言炎炎的和諧崛起其實跟它還差遠呢。

中華民國建立初期至國共相爭約四十年光景,是歷史上少見的百家爭鳴時代,不同領域也確實培養了不少出類拔萃的人材,余先生在他的訪談中也再次提醒讀者們注意這個事實。當時社會上政治的爭端雖然荒唐混帳,不過,卻也出奇地鮮有波及文化和教育領域,一元思想局限的暫時消解,國人卻遺憾地沒有把握好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去重新整頓文化上的糟粕。生活雖然艱苦,卻似乎充滿著希望,人們也願意傾盡心力為虛幻的「國家」奉獻出一切。歷盡百年的滄桑,在傳統的文化意識所左右下,人們又「自然而然」地把希望構築於傳統文化所期許的虛幻大同之上,一而再地把希望寄託到「聖王之治」之上,不管是蔣介石還是毛澤東,他們都樂於擔當這樣的一個腳色,而當時的人們也樂於在聖王的領域裡當一個快樂的臣民。造成今天的政治現實,究其實,是多得於三千年來的傳統文化薰陶。也是余先生在他的訪談中所指出的關鍵,「中國的問題就在於,沒有從歷史中真正汲取教訓。」

自踏入二十一世紀,國內學術界多了研究清史的人,他們大概都是借古鑑今,有的為本朝的氣數把脈,有的還妄想可以在傳統文化意識中為未來的發展找到度人金針。這些學者與政治領導應該在眼下的政治環境中嗅出一些味兒,希望能從清史研究中得到一些啟發,雖然我看是沒有了。余先生在訪談的末節提出了要避免一而再地陷入治亂循環,必須要重建價值的觀念,而這種普世價值,其實是沒有中西華洋之別的,這一點我也是相當同意的。因為在宗教上,不論人種物種,一切生靈所希冀的都是同樣的結果:快樂和自由,而這兩者任誰都不能說這只是東方人又或者是西方人所獨有,其他人種物種均不能沾手的。只是這普世價值是否要以「傳統文化意識」的手段來成就則又是另一種見識了。如果我們不能把聖王之道徹底摒棄,沒有找出為甚麼我們越是往故紙堆轉,我們越是糾纏和沉溺於「傳統文化的優越意識之中」而不能自拔。如果我們不痛下決心為咱家的傳統文化意識動大手術的話,五千年的後人,我敢預言他們所寫的和所說的都只會是我今天那種酸秀才式的感嘆。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