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的暴動想起

8月6日英國倫敦Tottenham的暴動掀起了一連串暴亂的序幕,英格蘭不少大城市如伯明翰及曼徹斯特也遭波及。暴動期間,我和家人正在英國渡假,除了6日及7日我們正好在倫敦「躬逢其會」,其他行程都剛好避過暴亂核心。13日在伯明翰市中心下榻,雖然也看到一些殘磚敗瓦,但整體上8日的破壞,已修整得七七八八,這是它比倫敦幸運之處。這個假期,說實在的,我們沒有感受到它帶來甚麼負面的影響,而我個人也從來沒有擔心過人身安全,不過卻也見識到文明社會的可愛和叫人擔憂的地方。

英國舉國上下似乎在努力地找出是次暴亂的成因,首相David Cameron歸因於家庭和學校教育的失敗;副首相Nick Clegg則謂財經金融的點金術讓人只崇尚物質,不問且刻意逃避責任;前首相Tony Blair則罕有地指責David Cameron的說法荒謬,他說暴亂主要是由一小撮對社會不滿(disaffected)和異化(alienated)的年青族群所引起(可參考Guradian的報導)。而我的看法則最「傳統中國」:三者都有理,因為三者在這裡互為因果,這些情況其實在兩個特區也日趨嚴重。

現代的文明社會刻意保護個人的權益,殊不知卻埋下人與人(包括親人)也不能互相信任的禍根。由於文明社會汲汲於保護個人權益,矯枉過正,致使傳統的家庭和學校教育再不能有效地培養小孩子成長,英國的教師也不得不說他們僅餘的工作是「more crowd control than teaching。」請問這個責任是在家庭?學校?還是我們的政府?不能得到恰當的教育,自然不能謀得較好的職業,自然「被異化」(實質是自己把自己異化!)。耳濡目染太多點石成金的金融界和娛樂界的故事,這年青族群自然對社會不滿為甚麼他們不懂點金術,自然會趁機摸一下渾水。這是很自然的事,毫不為奇。所以他們三人的卓見,是有根有據,是互為因果的。

這次暴亂讓我感受到文明社會的可愛之處:身處文明社會,人與人就可以互相信賴,所以文明社會不會為一些突發事件大事準備(我剛好錯過了的香港大學「百年祭」,正好是一個強烈對照。作為港大人,我是不該把百年慶換成百年祭的…),所以英國的警力反應「異常」不足。拘捕了區區千多名疑犯,卻才發覺沒有足夠的拘留所把他們暫時拘禁,只好讓一名疑犯以「普通客人」身份入住我們在倫敦下榻的酒店,與我們為鄰!這正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可愛之處,我們兩個特區是無法理解這碼子事兒的。

至於前面所提到的教人擔憂之處,就是文明社會汲汲於保護個人權益,將逐漸把歷經千年才建立好的人與人的互信慢慢摧毀,家庭與學校教育的失敗只是一個起點,日後以「保障個人、族群、國家利益」等等冠冕堂皇的借口所造成的矛盾與衝突才是主菜。我們該如何讓教育得以有效地推行?才是治本之道。故此教育事業的重要性,遠遠比甚麼撈什子產業發展更大。於我們這些以口謀生的人來說,是任重而道遠,然而回頭細想,我們為甚麼要不明不白地肩上這個責任呢?

又及:

遊英行程

London -> Hundred Acre Wood (Winnie the Pooh, Hartfield) -> Enchanted Forest (Groombridge Place) -> Day out with Thomas (the Tank Engine, Bury)  -> Blackpool -> Hill Top (Beatrix Potter) -> Peter Rabbit (Ambleside) -> Cardiff Castle -> Birmingham -> Robin Hood (Nottingham) -> the Magna Carta (Lincoln Cathedral) -> London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