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tlestar Galactica的終結

美國四個季度的Battlestar Galatica (BSG),終於在2009年終結,而我雖然在去年已經訂購了,但還是在前兩個星期才把最後一季看完。

這部史詩式的製作,把現在人類歷經千年的追尋:歸宿 (Home),變換了一個時空場景,然後濃縮在幾十集的電視劇之中表現出來,的確扣人心弦。BSG所揭示的世界,是150,000年前的世界。今天,The Rise of Machine雖然還遠未開始,但已經有了人類的生活秩序實質上操控在機器之手的現實,那麼作者是否在暗示,我們的世界,正步入一個全新的人類和機器生命(cylon; skinjobs)之間的爭鬥循環?那麼結果會是Terminator式的殺戮還是BSG式的逃亡?它還帶出了一個必然會發生的問題,當這些cylon發展出像人類可以透過性活動來自我繁殖的時候,那麼我們應該賦予它們甚麼樣的一個社會階級?Harrison Ford的Blade Runner (2020)式的情況會出現,還是應該像BSG中所呈現的人類該與cylon共生?這,值得我們思考。

BSG所探討的問題其實很多,有哲學的、宗教的、有政治的、也有社會學的。BSG並沒有嘗試為這一切問題一一給出它的答案,但在幾十小時的劇情之中,它會讓人思考:生命的背後是否有一個全能的主宰:神 (God)?如果有,那衪有沒有一個計劃 (Plan)?人類的神和最初由人類所創造的機器生命的神是否同一個個體?生命的意義在BSG這群生活在迷失空間的人是否就只有「In search of a home they called: Earth」?民主政治與政治目的兩者之間有甚麼微妙的互動關係?Admiral Adama和President Laura Roslin堅持以他們的信念來主導僅存人類的未來,把「民主」擱置在一旁,是否意味著西方世界也重新構思民主制度和獨裁制度的有效性? 這一類的情節,不大可能會出現在亞洲世界的電視劇,也許這說明了當代的亞洲人的民族性是對他們生活現況的關注,多於未知的未來。

最後,可以在這裡分享的是,我以為BSG如果認為世界是有神的話,那麼這個神就只會透過人類和cylon的生命活動及互動來顯現。而聖經式的耶和華開示,即使像摩西的劇中人物Dr. Gais Balter,也沒有碰到過,所以BSG的劇作者應該相信,要尋找神,應該在人群中找。要明白神的意義,應該在自我的生命中間去發掘。在這一層的意義上,基督宗教與佛教之間的差異又少了一塊。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