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自我封閉

今天從某報專欄轉載某博客的文章看到:「當邪惡可以理直氣壯時,這個民族就離巨大的災難不遠了…」就搜了一下,在這裡找到原文。這些文章讓人看到了希望。動物為自我的生存而殺戮,是動物界的本性。動物為自我的肯定而積累戕害殺戮,是動物界中人類所獨有的動物性再發展。而人性光輝的發展,是文明的進程。選擇回歸及再發展動物性還是選擇文明,似乎各民族故有的文化已經給了一定的框架,不容易逾越。有人喜歡用東電的貪婪無道畏縮來代表日本民族性,用大中華地區也有人捐款獻身救助四川大地震來說明國人的民族性,而我則喜歡用遇事的第一反應來印證。不明白自身的問題,我看不是三千年,就是一萬年國人也走不出自大所導致的自我的自我封閉。

在這個世界上,難道道德的空泛口號會比生命更有價值?一個不懂得尊重個體生命存有的人,不懂文明,也不願意向文明靠攏。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