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嘯談文化

今天某專欄上載:「日本人的謙卑,來自對天的敬畏。不敬神不畏鬼,無視制度和規則的中國人正好相反,他們的狂妄,來自人定勝天的自我膨脹。」這斷語是從事實上來研判,自然正確,但是甚麼因素促使國人的「自我膨脹」變成一種普遍現象?這顯然是一個體制的問題,但試想想,如果自身的文化沒有陷落的話,一種體制可以在歷史上重覆又重覆地出現嗎?要解決這種普遍現象,會不會只是一個簡單的「把顛倒的再顛倒過來」過程?

農曆新年(我不喜歡用「春節」這個詞)的時候我碰到一位相當稔熟的比丘,大家平常也是無所不談的,那天也就著中國文化的問題與他吵過不亦樂乎。我跟他說,如果中國文化沒有問題,那麼經過最少二千五百年的歷練,國人縱使不是人皆聖賢,人文素質是不是也應該比我們的「暴鄰」日本要好?他說這正是大道不行的結果。我回應說文化是沒有選擇性的,是一個整體,所有美醜善惡都是文化的產物,不能也不應割捨美的或者醜的一部份,謂某種(不想見的)結果非關文化本身。純美至聖,我以為是一種理想,是一種文化經過不斷演進後可能出現的結果。而自私貪婪,也是另一種可能的結果。國人至少花了兩千多年不斷強調文化理想的重要性,把理想的實現成為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責任,促使士人們幻想這種實現的過程可以由他這個個體生命完成!這漸漸把人一方面馴養成只會仰望和倚賴「賢者」的卑微生命體(非士族),一方面把特殊階層調教成睥睨天下的「王者」(士族)(到今天這個士族與非士族的分野已經變成權貴與老百姓兩大陣營了)。能客觀觀照生命,如實地生活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國人的性格早已被兩極化成自卑和自大兩種,故此他們潛性格的發展便只有自大一種出路(我相信這裡的「早已」大概不會早於南宋)。有了這麼一種認知,中國文化的陷落便有跡可尋。除了這位法師之外,其實也有不少朋友跟我爭辯,謂這一切不善的社會現象,完全是文化不彰的結果,他們誤以為大部份老百姓自卑的表現是故有文化的一種謙下正面彰顯,殊不知這只是故有文化兩極化發展的必然現象。他們與這位法師對文化的認知犯了同一種錯誤:文化是帶有選擇性的結果。如果我們不從廣義的角度來看待文化的問題,三千年之後,這些由自身文化所衍申的問題,還是依然存在,還是像不散的陰魂在我們的國度上徘徊。(當今的)中國文化所欠缺的正正是它一再說它所保有的謙卑與敬天畏地,這也正正是我們自豪的文化的問題所在。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