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差異

今天某報的社論引了這麼一段對話:「中央台記者去福島採訪,聽說當地加油站停止供油了,她問工作人員:是為了囤起來好加價賣嗎?對方說:是存了一些,但是為了給救護車等救援車輛使用的。」同文又說:「日本民族為甚麼會有這種表現?他們的理性、冷靜,對七情六慾的壓抑,似乎已到令人畏懼的地步了。也許村上春樹在為阪神地震寫的小說《神的孩子都在跳舞》裏提到的意念會是答案,他說:災變迫使人們必須思考生命的價值與意義。長年受重大天災的淬煉,使日本人體認到在難以抵擋的天威面前,人是非常渺小的,渺小到 絕對不能再自相踐踏,不能再製造人禍,因此人人都必須自持、自制、有序、互助,不要使社會秩序崩壞,人才可以生存。」

人性,在號稱擁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度,並沒有被壓抑,而是不知打從那時起,給人家一點一點的擠掉了而不自知。我想,這個擁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度,不知打從那時起,漸漸回復到文明的原點,任讓與生俱來的食與色本能主宰,終生為自我的生存,不斷的掠奪殺戮,與動物界齊一。而真正能承傳這五千年文明教誨的國度,卻竟又遭逢巨劫,這是文明發展的弔詭處,也是天之道的玄妙。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