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同存異的真諦

很久沒有寫網誌了,一來是事忙,二來也希望能好好的整理自己的思緒,想想還有甚麼值得為自己的人生留下註腳?在茫茫的宇宙長河,這個只有幾千年的地球文化用滄海一粟來形容恐怕也太抬舉它了。然而,我想了又想,還是只有它的承傳始終教我不能釋懷。

自08年夏,原以為畢生不會踏足的日本,結果竟五次私旅,每次都帶給我一點新的啟發,也十分訝異我們流失已久的「中華」優良傳統、風俗、精神與文化竟在彼邦生根繁衍,異邦人在默默地承傳著我們業已流失的精神,教我慚愧、不捨。這五次私旅,逗留的時間其實不多,約共三十來天,來去都相當匆忙。去的地方其實也不多,計有東京兩次、京阪三次和北海道一次,都是些比較都市化的地域。每趟旅程我感受到的是大和民族的敬業精神、處事的認真堅持和待人的真誠。這些我們原以為一直在我們身邊的生活態度其實早已蕩然無存,還鎮日纏繞在我們身伴的就只有「勢」和「利」而已矣。人性?早已淪為肥皂劇拿來開玩笑的話題。

身邊就有不少人,包括從前的我,總因為歷史的緣故,把大和民族僵硬地定性為一個偽善的民族,說他們有一種近乎病態的堅持,去追求他們眼中的完美,並為他們完美的產品在世界市場上叫出不合理的高價格。而事實上,這和他們一部份人把「中國人」定性為狡詐自私、見利忘義和欠缺公德是同樣地流於過分膚淺。

我第一次到美國的經驗和第一次到日本的經驗差不多,都體驗出甚麼叫文明素質,也都差不多犯了同一樣錯誤把所見的好事放大到整個國族,這當然不合情理。人性的賢愚善惡乃至各國族的國民素質分佈,我相信也屬於常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也就是極賢者、極惡者等等只佔極少數,大多數的人都在善惡、賢愚兩極中間游離。都要付出可怕的代價才能把一個人鍛鍊成聖人賢人,也都要付出鉅大的代價才能把一個人改做成大魔王。然而不同國族的國民素質的中位數,則各各不同。目前比較明顯的是當代「中國人」(包括兩個已發展的特區)的中位數則(遠遠?)落後於已發展的民主國家,這事實毋庸我於此一一舉證,不過我們卻有責任去找出「為甚麼」?究竟孰令致之?究竟孰以致之?

我前些網文曾提及,中華民族文化的歷史,其實是一把兩面刀,它既是一件古董值得我們去珍惜,也是一件碩大無朋的包袱把我們變成獨居老人,把房子用雜物塞得滿滿的,然後捨不得把房子裡的穢物清理扔除。再好的東西在這種環境中只會慢慢地變質,最後與穢物同化,最後與這房子的主人在腐臭中同生同死,這或許就是當代「中華文化」的最現實寫照。

民族文化歷史這包袱已變成讓民族自尊和民族自我無限膨脹的催化劑和招牌,這塊招牌任誰也碰不得、任誰也摸不得。誰敢挑釁都是與整個民族為敵,誰就要消失於這個地球之上!至於這個包袱的內涵?則任誰都不會去關心,因為「中華文化」這四個金漆大字就是質素的保證!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日本幕末時代是日本的覺醒時期,中英的鴉片戰爭把它從甘願世世代代為中國附庸的酣睡中驚醒,重新思考,總結出必須要把文化穢物從歷史包袱中撇除,找出一條自決的道路,這就是這個民族真正的勇氣和識見,最後締造出第一個真正以民為本的亞洲國家。當時的大清不願意檢視和整理這個已日漸淤臭的包袱,平白地放棄了一個自新的機會。

日本走上軍國主義的道路也是必然的,幕末的大政奉還,把社會上一個骨幹階層 – 武士 – 一夜之間掃出社會邊緣,所造成的動盪和經濟影響可以想見。為了要平復這種內在矛盾,當時的日本缺乏現代社會的經濟手段,所以只好在外面找出路,攻韓攻華是最自然而便捷的選擇,這就是軍國主義必然出現的一個根本原因,這也是為甚麼一個本來以民為本的國家可以變成有史以來最邪惡凶獸的原因,這也說明了一個以民為本的國家並不足以保證它是一個和平的國家,以民為本只是一個必要卻不充分的條件。

這幾次的私旅,為我的想法提供了新的事實基礎,讓我感到孔聖人的「大同」思想應該太理想了。到了現代,會不會把它改成「小同」更為合適?也許我們該把精力都放在三點普世價值(慈悲、自由、民主;三者以慈悲為首以示對種種生命的尊重)之上來求小同、存大異。我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可以把這些零碎的思緒整理成一本比較理性的書,從歷史和哲學的角度中分析出一些未來路向,既希望也歡迎有朋友在這方面能予我以援手。

在這個狹小的「地球」太空船,國家和民族,實際上只是一種標識、一件制服,在茫茫的宇宙長河,沒甚麼大不了,不存在孰優孰劣的無謂議題,不需要作無謂的比較。這艘太空船的成員,必須要建立互信,同舟共濟,方可以掌穩舵,方可以不會讓它漂流到不能生存的宇宙地域,方可以為船上包括自己的每個成員提供一個既可以安身立命,也可以尋找自我生命真諦和超越的空間。

Chris Patten剛好也在08年出版了一部書:What Next: Surviving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嘗試為這個雜亂無章的世道譜畫出一條出路。我的起步點比他晚了最少五年,但作為「中華文化」這塊金漆招牌的傳人之一,是否也需要盡一分力為他起草的這首樂章編一編曲來協調一下?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