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不住住何鄉

龔自珍(1792-1841),號定盦,浙江仁和(今杭州)人。生於乾隆世,死於道光年代。道光九年(1827)方中進士,十九年辭官,二十一年卒。龔自珍出身官宦之家,自幼由外祖父段玉裁親自訓育,國學根基深厚。限於儒家文化的偏差,龔自珍自然以經略濟世為他終生奮鬥的夢想。然而這等最折騰人的事兒,不要說實現,要滿足所有條件來履踐也是極難罕有之事,龔自珍最後亦逃不開從古到今的儒生宿命,鬱鬱而終。其兩任妻子亦因他早年僕僕於風塵,疏於照顧而一早仙逝。

龔自珍為人熟知自然是他那兩首膾炙人口的《己亥雜詩》(共315首):

其一: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 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

其二: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他的詩詞中,雖然大多表達著他那股愛育黎民的心迹,不過他也有好些兒女情長的詩篇,內中也不乏佳作:

《浪淘沙》: 雲外起朱樓,縹緲清幽,笛聲叫破五湖秋。整我圖書三萬軸,同上蘭舟。鏡檻與香溝,雅憺溫柔。替儂好好上簾鉤。湖水湖風涼不管,看汝梳頭。

《減字木蘭詞》: 人天無據,被儂留得香魂住。如夢如煙,枝上花開又十年。十年千里,風痕雨點爛斑裡,莫怪憐他,身世依然是落花。

雖然唱詠的是兒女私情,但儒家的思想桎梏,仍牢牢的繫縛著他,使他不得半點自在。我想,在他離世之前,也許漸漸了悟世道的無常。他反思其一生而寫下了「少年雖亦薄湯武,不薄秦皇與武皇。設想英雄垂暮日,溫柔不住住何鄉。」的感嘆。

法王說得好,人,不管是賢愚貴賤,都是人,都有同樣的渴求、同樣的苦惱。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