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閒談

國內的電影,從解放前到近代,其實不乏佳作。那些老掉牙的美譽,甚麼:「盪氣迴腸、賺人熱淚」等口號,對這些佳作來說,絕非過譽。小時候家境雖然清苦,但每年總有兩三次機會到戲院看早場。我和哥哥佔一個位,妹妹倆又佔一個位,就這樣三四張票,一家人便有一個難忘的週日晨光。那時候看的不是哥斯拉,就是馮寶寶的《小白龍》和曹達華的《如來神掌》,不會講究挑誰的電影來看。後來上大學,才讓朋友和老師教會我如何挑選和欣賞電影。到今天,看電影已經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生命過程。少了上戲院,怕碰到不禮貎的觀眾與他們口角動武,多的是挑一個時間在家裡靜靜的欣賞好電影。

國內的電影,到今天,還沒有那些大製作可以和國外鉅著如Doctor Zhivago、Godfather和Schindler’s List等相提並論。在芸芸作品中,總還是以小品的可觀性較高而已,這大概也算是敝國民族性的一種呈現吧?!我喜愛的國產電影不太多,有解放前1948年的《小城之春》(2005年被香港評為100年最佳華語電影),它其實批判了傳統文化對知識分子所強加的一種荒謬使命感,把人本來純真的情感與思欲強行壓抑所造成的失落與無奈,雖然導演在最後也不得不服膺於這種荒謬的傳統而對所憧憬的革命有所抒歌。解放後的《甲午風雲》曾經把我民族情緒提到極高點,它把歷史事件和人物過度簡單化成黑和白、是與非,在當時的確是一種有力的手法,直接把人們的思緒都「統一」起來。之後的傷痕電影如1980年的《巴山夜雨》第一次把文革後期人們生活的一個側面,赤裸裸的呈現在我的眼前,當時的震撼,自不待言。但要我徹底的覺醒,卻又是十多年後的事了。

國內在短期內是出不了David Lean、Francis Ford Coppola和Steven Spielberg那一級的大師,是環境使然?文化使然?還是修養使然?我也是說不清。不過有一點大概可以作為量度的基準,那就是如果電影是一部歷史片,情節上的誇張以增加戲味是絕對可以的,但如果為了某些原因而進行竄改,它絕對會遭到摒棄,那怕你的投入是多少億,《英雄》如是、《孔子》如是,我想,《唐山大地震》也會如是。我總以為,不管鏡頭的技巧有多高,劇本有多細膩,刻意抹煞史實、利用人家的偉大又或者騎刧人家的傷痛來硬銷是一件十分可恥的事情。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