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樣的80後

初生之犢不畏虎只是勇氣的表現,沒有道德意志在背後,根本不值一哂。今天看到《明報》的一篇來稿,更堅定我一直以來的信念:「在任何時候,都不要悲觀,更不要絕望。」這樣的80後,我們還需要更多!雖然我不同意他的觀點:暗示所有大學生必要肩負追求真理、批判社會和促進人類文明進步的使命,這個擔子未免太重。但一個社會的進步,確實需要有像李同學一般有抱負的年青人來承前啟後啊!

—— 下面摘自《明報》(由於考慮到版權問題,只引述一部份。) ——

大學價值崩壞的制度根源

民主女神像進入中大當晚我全程在場。還記得集會開始不久,便有人打著「反對劉遵義」的大白布進場,但我不同意將所有問題推給劉校長。我認為,問題不僅出在某個人身上,也不僅出在中大,而出在整個高等教育體制。……

我們要追問的是:為什麼大學會由這樣的團隊來管治?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套邏輯思維?這得由香港的大專教育體制談起。

高等教育界一般認同1999 年是香港大專教育體制的分水嶺。自該年梁錦松執掌教資會開始,政府對大學的撥款引入一系列企業式管理機制,如運用資源競爭機制、強調資源優化運用、成本回收、設立明確和量化的指標和表現獎懲等。按教資會的表述,改革的目標,一方面回應當時社會的「滅赤」要求,另一方面希望大學教育的資源調配可以更靈活,更快回應社會需要。這些管理原則在其後的撥款中一直沿用,各種制度也相應建立起來,從而根本地影響了大學發展。……

這種管理思路表面看來不錯,但「社會需要」、「效率」、「優化」等都是頗為空洞的概念,……

「社會需要」於是化約為專替資本主義訓練其最需要的人才, 「效率」等同大學企業化和權力集中,「優化」則變成削減資源的美麗包裝。於是,種種品質管理和評審委員會紛紛成立,以資源分配為餌,迫使大學展開各種競爭,滿足層出不窮的「優質教育」指標。在此大勢下,大學管理層變身CEO,最重要是懂得和教資會及政府官員打交道,在既有遊戲規則下爭奪得最多資源。工具理性支配一切,至於大學應有的價值和使命,早就消失於這些CEO 視野之外。……

於是,我們見到整個大專教育,充斥的不再是人文價值話語,而是商業市場話語。大學的學術尊嚴和批判意識在不知不覺間被掏空,大學管理層失去思考真正教育問題的能力。說得難聽點,早在女神像入來之前,中大已淪陷於企業化浪潮之中。……

現在所謂大學的成就,說來說去,也就是收生成績、畢業生薪酬、國際排名和籌款數目。……

這不是個別事件,而是反映了整個香港高等教育市場化後出現的扭曲異化和迷失。一葉知秋,今天的大學忘記了自己最基本的責任。中大的抗爭只是起點。從這裡出發,我們應該開始認真反思、批判和改變現在腐朽的大學教育體制。這才是我們的自救之道。

文.李敏剛(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三年級)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