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的金韻奬

我念大學的時候正是大中華地區變革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年代-有台灣方面的解嚴、中國方面的改革開放和香港的回歸談判。那是一個厭棄了兵戎相見、血流成河的年代。那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對祖國山河有著無窮憧憬和企盼的年代。時光荏苒,歷史的確如毛老先生所預言,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他口中所說的人,當然包括他自己和我們這一群曾經擁有過那些遙不可及的理想的人。而我,相比起一些前輩們,箇中的所得與所失,都是微不足道的。

最近添了一部小玩意-Android電話。設計意念不錯,卻不過是還未成熟的東西。昨晚又把玩了一個晚上,在網上隨意蹓躂卻又不經意地與上世代的《金韻奬》歌曲遇上了,心情一下子變得很微妙,因為,網上傳來的歌聲竟又觸動了那塵封已久的記憶……還記得《龍的傳人》嗎?還記得《歸人沙城》嗎?還有《橄欖樹》、《再別康橋》、《空山靈雨》、《俠客》……太多太多了,都是在寫異鄉的遊子,他們那種對祖國患得患失的懷抱和他們在異域流連的滄涼……多少也帶出了當年「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的氣慨。現在回首,沒有為自己年少輕狂的天真而後悔。我想,這應該是每一代年輕人都應該懷抱和追求的事兒。只是,不要過份沉醉和擔溺在這份「浪漫」與「激情」之中。因為到最後,我們總會發現,這些蜃樓式的理想其實是只會把每個人都吞噬得無影無踪的沙塵風暴。

我們的新一代,再沒有侯德建,再沒有李建復,再沒有齊豫、范廣慧……,似乎也再沒有理想。八十後?

今天,連youtube也沒有范廣慧,有的只是張清芳和S.H.E.: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