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識管理與威權管理

近日又與一些友好談到社會與及文化上的一些問題,歸納了兩點,姑且記下,作個人的學習札記。

由於工作的原因,總有機會碰到不同階層的人士,當中有知識分子,有成功的商賈,有官員,有議員,更多的是普羅大眾。敝國轄下的兩個特區,是當代世界少有的區域,兩者雖僅彈丸大小,對普天之下的事情,莫不關心。縱或未瞭如指掌,卻都略懂一二,閒來時加月旦,高議一番。

常言今人不如古人,其實不可一概而論。我相信現代人的常識,遠超古人,比歷代智者都要高,古人在這方面無論如何是遠不如今人的。除此之外,其他如交通、醫療、知識傳播、科技應用、休閒享受乃至政治體制,也是古不如今。然而正是這些古不如今,孕育了我們在人文素質方面的今不如古。

知識傳播方式的改變,讓現代人可以接觸各種各樣的知識,古人在涉獵面上自是不可同日而語。我們就是窮數生時光,也不能悉數掌握,所以現代人只能挑選一些與他們生活有關的來草草略讀。故此和古人相比,今人是明顯欠缺了對某些命題的深度認知,這是以有涯隨無涯的無奈抉擇,也是今天很多社會與政治問題的癥結之一,這是第一點。

另外一點,就是我經常探討的世俗化問題。二十世紀是世俗化運動的成熟期,世俗化運動自工業革命後展開,它其中的一個功用是把俗世權力由未知的神權或獨裁的政權(皇權)還原到人們的手上,這本來是一件美事,因為個人的命運不必再無奈地冀求不可知者或者獨裁者慈悲賜予,他們儘可為構建自己的生命而努力。奈何每個生命體都潛在有一種維持自我生命完整的天性,要確保個體生命完整,它們會用盡辦法營造一個環境來保障它的生命不受侵損。放在人類的世界,可以極端化地演變成一種我們稱為「損人不利己」的個性。這種個性,在世俗化運動成功後益發彰顯,因為個體生命再沒有一個更高的生命或威權來主宰制衡他的活動。如此這般,有些條件相對優越的個體生命便可在這個已經沒有威權管理的世代上下其手,為他們營造一個「沒有威權」的新威權世代。既然再沒有更高的生命主宰,這類個體生命自然地發展出一種天不怕、地不怕;既不事天、又不敬人的生活態度。由此推演,這些個體與個體之間、個體與群體之間、群體與群體之間自然產生爭鬥,這些爭鬥,於焉無日無之。所以,鎮日縈繞在歷史舞台的威權管理,在東方和近東方的世界,實際上到今天還是名亡實存。這是第二點。

第一點讓人們變得膚淺而不自知,因為他們自以為知識面廣,便是有才有學的一個明證。他們的管理和生活哲學,其實只是構築在「常識」上面。由此所能產生的問題,也顯而易見。(這約可解釋為甚麼我有這樣的結論:「學道者痴,學佛者迷,學密者狂。」)如果這些管理者深蘊用人之道,懂得招納有才德之士為他們做事,而非一味玩弄權術,則他們所會造成的問題,不會太大。可惜的是,孔聖人遠在春秋時期所發出之嘆喟:「人之患,患在好為人師。」放眼今天,這號人物依然比比皆是。較常人優越的條件使這些管理者或準管理者(知識分子等)以聖者賢者自居,代民議事,睥睨天下,隨意指點江山,那麼我們常見的問題,都跑出來了。

歷史很清楚告訴我們神權至上又或者皇權至上的制度所能造成的傷害,因此走回頭路,妄想用宗教律法又或者獨裁方式進行管理,不僅極為不智,還只會延續和深化這場逾千年的災難,這點恐怕是現代的管理者不明白甚至不願相信的。而當神權和皇權退出我們的生命舞台後,我們應該採用甚麼樣的方式來管理?這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議題,只有用「摸著石頭過河」而非採取以不變應萬變的方式來探討。弔詭的是,東方和近東方的世界,由於它們的歷史悠久,都有逾千年的文化根基,它們的社會已經習慣威權管理,普羅百姓也不會抗拒這個世界由一個或者少數個聖者賢者來管理。這便為歷史上的機會主義者,造就了很大的機會和借口讓他們來掌握和行使絕對的權力。更有趣的是,歷史總是喜歡開玩笑地把這些機會主義者推往這些權力或準權力的中心。於是,這群管理者便很自然地相信他們便是歷史所選擇的聖者賢者,因此對持不同意見者往往有輕視甚至要教訓使馴服的意念。

凡此種種,均造成今日我們所見的地緣政治局面和社會問題。不過,作為百無一用的書生,又如之奈何?

(有人嘗謂,以法治理又如何?法律,在某種意義上,已經取代了歷史上這個不可知者或者獨裁者的地位,來平衡社會的發展,維持公義。無奈(一)法律在很多歷史悠久的國度,徒公文一紙,毫不管用;(二)法律的力量,不能與神權或獨裁者的權力相提並論,這是後話。)

錄《易經》地山謙卦以自勵

謙,亨,君子有終。
彖曰: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象曰:地中有山,謙,君子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
初六,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象曰: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六二,鳴謙,貞吉。
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
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
六四,无不利,撝謙。
象曰:无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无不利。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象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