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行之一

許是天意,原定的京都散策因故未能成行,卻造就了北川行,獨個兒出發探訪這個在去年5月12日遭遇有記錄以來最嚴重地震傷害的縣城。
飛機緩緩的下降,天色未晚,霧都仍一如其名被陣陣霧靄所籠罩。當飛機仍在跑道上緩緩滑行,機上的旅人一如既往迅速起哄,打電話的打電話,解除束縛的解除束縛,從行李架上取行李的取行李,不一而足。艙務員也一如既往迅速行動,在努力平息機艙的哄動期間,飛機已安全地停泊在劃定的機位。
抵埗後方知曉原來翌晨是特別為震災罹難者舉行的清明超薦法會,而從霧都到北川還有約七小時的車程,霧都的好友也顧不得我在路上的疲累,草草的弄點填肚的東西,便馬上把我招呼到往綿陽的長途車,俾能及時參與法會。
路上和好友交換了一下近況和未來有關北川重建的規劃,然後大家都作稍息,好養精神。渝綿之路程,除了一如既往因駕駛者互不相讓而產生的死堵,擔擱了一下外,尚算順利,在車上還偷瞄了一下那兩套不知在港有沒有正式放映的港產片。到達安排好的旅店,已近半夜。大家又匆匆的在附近尚未關門的食店隨便吃點東西,便直奔旅館,休息去也。
一宿無話,大清早便出發往北川去。由於行程由官方安排,一路沒有碰到任何障礙,路上所見,沒有得到事先許可進城的車輛則在路上被截下來。車行約一小時半,便正式踏入北川老城邊界,眼前的景物,甚是詭異。一方面是卻也怡人。放眼田陌間,盡是一片片的油菜花,黃綠有緻。一方面兩旁的山崗,仍遺留著一大撇山崩的痕跡,甚是嚇人。而路上亦偶見為災民構建的臨時房屋,頗清潔整齊。

On the way to Beichuan

到北川的路上

法會就在重傷區域北川中學的運動場舉行,參與除了主法法師外,還有信眾與當地災民,雖事隔快一年,仍有一部份人心懷悲戚。

主法法師們

主法法師們

哀慟

哀慟

生命力

生命力

放眼所見,北川中學一片頹垣敗瓦,當日災害之慘烈,可以想見。

北川中學之一

北川中學之一

北川中學之二

北川中學之二

友人告知當日未便安排小弟於進入管制區,好細睹老城區災後遺跡,唯有希望翌日能得批準。之後友人吩咐其助理陪同小弟往老城區外圍遙祭一下。極目遠望,只見縣城房屋,左傾右倒,全城竟無一倖免!天道有情乎?天道無乎?吾亦不知矣!

遙祭孤魂

遙祭孤魂

縣城遙望

縣城遙望

道是無情卻有情

道是無情卻有情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rrent Affairs 月旦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