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雍正

從前為某宗教雜誌寫的一篇專欄文章曾提到清世宗雍正,有關他的事跡,廣為人知者多屬野史記載,如他與呂四娘的一段情及為她所弒的傳聞、他所清算的寵將年堯、他所創建的情資系統(密摺制度)、他所重用的考臣李衛與酷吏田文鏡的軼聞、他所「發明」的百尺之外取人首級的秘密武器血滴子等等,其實都出自帶有漢滿族群矛盾作者之手,不能盡信。事實上,清室史料所揭示的雍正不但是一個勤政的明君,還是一個有道的佛教徒,他登基前已獲章嘉活佛印可,而他與當時朝臣如張廷玉等的機鋒語還輯入其編纂的《悅心集》。

針對當時已凋頹的佛法,他特別拈出臨濟三峰派漢月法藏及其徒潭吉弘忍來大加鞭撻,並親造《御製揀魔辨異錄》以正宗風。於朝廷諸事紛雜之間,仍抽空編訂《雲集百問》、《御選語錄》及《雍正御錄宗鏡大綱》等以明宗旨。審今之所謂禪宗宗徒,只可謂為學禪者學舌者,離習禪者實遠,但往往以有道者自居,說三道四,以圖(奢華)生活。白衣之士動輒以離經叛道為宗,以荒誕不經為旨;緇衣者則僅以「看破放下」、「隨緣自在」示人,殊不知如此口頭之禪不僅誤人,誤己更甚!

且看《御製揀魔辨異錄》卷三載,便明白不論古今、不論名位,在宗門混飯者多的是:

「魔藏(指法藏)曰:『打趁橫流一掌行,先師禪板最分明。當時若與親相見,不致如今嘆不平。』

(雍正批)此魔藏作黃檗付臨濟禪板几案頌也。蓋自言深達臨濟宗旨,堪受百丈付囑,若使身在其時,親受臨濟付囑,便不至有密雲廣通輩種種不平之說也。大我慢、增上慢畢具!世諦流布,有何禪宗耶?且臨濟明明說箇侍者將火來,來已,早知千百世後,有如魔藏輩者出,而豫遮豫簡於黃檗語聲纔絕之際,何猶漫不訾省,仍復死在禪板几案上?炫轉熒惑,生出許多不自在耶?如此,則與盜名竊利,貪位慕祿之流,有何分別?最初發心出家究何為者?佛鑑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頌曰:『彩雲影裏神仙現,手把紅羅扇遮面。急須著眼看仙人,莫看仙人手中扇。』若魔藏者,所為看扇人歟!」

試問今人有幾許能做到「欲求真面目,狠下死功夫」?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