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宗教與文化衝突

「和諧社會」是目前敝國所渴望營造的一個社會局面,是一個值得大力支持的理念。但口號歸口號,如何實施方是關鍵所在。

近日和一些親友閒聊,都有談到漢藏的衝突,歸納起來,他們的觀點,不外下面三點:

1) 解放以來,中央對藏地投入的金錢與建設,不可謂少,然而藏人到今天仍不知感恩圖報。

2) 隨著社會發展,全球化活動,不單是藏傳文化,其他傳統文化也面對著同樣的沖激,要回復從前的那種相對閒適的生活,已是不可能。如果藏人仍然戀棧那套「過時」的生活方式,那也只是他們不知進取,未能與時並進。

3) 這很明顯是有計劃有預謀的暴亂,也反映了藏人的暴力與分離傾向。

以我從前火爆的性格(好像到今天仍未有很好的收歛…),我肯定會跳出來且大聲譴責藏人的不是。不過今天我會從另一個角度看待同一個問題。

舉凡一切衝突,無論是人與人、人與群體、還是群體與群體之間的衝突,都根源於價值觀的差異,今天的漢藏衝突也不例外。相信今天生活在大中華地區的「中國人」,大都以為經濟與社會地位是不二的人生目標,也是促使人們「向上、進步」的原動力。二次大戰後的相對和平日子,使港澳台有機會休養生息,漸漸憑藉不懈的努力,改變了他們從前生活的困惱,也大都可以享受到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幸福」且沈醉在其中(筆者也不例外!),因而建立並堅定了他們這樣一套的價值標準。他們認為人生只有如此才是出路,我從前在海外發展中地區工作的時候,也曾戴著這樣的一副眼鏡看待外面的世界,後來是讓他們好好的教育了我。因此,有大部份「中國人」認為藏人忘恩負義,我是不感意外的。明乎此,也自然了解為何藏人在「享受」了半個世紀的「優待」後為甚麼仍然要堅持自己的信念,因為他們雖不是漢人,但他們卻和我們老祖宗一樣,擁有追求自我成就(self-perfection)的理想,這對目前生活在以物質掛帥的世界的大多數人來說是不可理解的。最近不丹為實行君主立憲進行選舉,不丹人民對此亦大惑不解,因為兩任君主都是賢王,他們不認為有改變的需要,這正是對不可能於朝夕間改變人們故有價值觀的有力註腳,不丹人到今天所追求的只是快樂,而非物質。

上面第二點看似很有道理,這是社會發展的「硬道理」,是誰都不能抗拒的大洪流。然而這裡是否存在一個必然的因果關係?發展的過程是否必然要犧牲某些傳統價值?不管這些「傳統價值」是否common good?審乎敝國歷史,從狩獵到農業到士族,發展時間歷經千年,雖然漫長,但有趣的是我們的老祖宗一直到上世紀初葉,仍堅持自己的文化價值,並以此為傲。生活於不同朝代的文士,都不約而同地堅持一個道統(不要望文生義以之為道教),對他們來說,發展與文化兩者雖互有影響,卻可以獨立並存,而且歷史告訴我們,如果沒有歷經千年的堅持,就沒有今天我們常掛在口邊且引以為傲的中國文化。那麼到了今天,為甚麼我們卻要這麼輕率這麼「自然」地放棄當中的核心價值?還要迫使其他人放棄這樣的堅持?這不是很可笑嗎?這不就是為甚麼我們到今天只會說「中國文化」四個字而不知這四個字所代表的真正意義嗎?

我絕不認同這次暴亂,我以為藏人堅持了半世紀的堅忍,實在更應該堅持下去,讓世界人民去看,去評斷。如果印度不是出生了一個聖雄甘地,我是不會從一個睚眥必報的人轉變成非暴力的信仰者。對於第三點,從人性的角度考量,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大衛與巨人抗爭,不打他的弱點,與他正面搏擊,聖經的歷史恐怕得改寫。

傳統文化,不管儒釋道,都不離「仁」。中國字「仁」,很明顯是講人與人的關係,也就是說傳統文化所關心的是一種人與人、人與群體及群體與群體、甚至人與萬物之間的和諧關係。要達致敝國領導人所渴望的「和諧社會」,那麼我們的出發點便肯定不能立足於我們現代膚淺近乎無知的價值觀,而要多了解認知並且尊重另一方的文化,不本乎仁,不出乎尊重,漢藏的衝突只怕會於法王辭世後無日無之,其他區域的宗教文化衝突亦然。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