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股

文化是一種生命,需要有恰當的環境方能孕育成功,故在真正的盛世唐朝才產生出睥睨十方,充滿豪情的唐詩。及至有宋一代,人們漸擔於逸樂,加上外敵環伺,於是有細訴生離死別,兒女情長的宋詞。至元朝,在元人的高壓手腕統治下,人們不得不採取嘻笑怒罵的筆觸以為發洩,由是出現了元曲。明代君主則因明太祖訓令要重建古聖王的國度,加上無甚大能,唯有苟且因循。清代則又因寄生於外族之下,為避文字之獄而紛紛噤聲,所以兩朝約六百年間,文化竟毫無寸進,自動進入冬眠,未有發展,僅留形殼供人膜拜。

我國文化發展原有一線生機出現於民國初年,及後讓胡適、魯迅、陳獨秀等不知文化為何物的怪胎以新文化運動的名義戕殺,使僅有的生機如曇花般稍瞬即逝。今天看李純恩在他的專欄談八股,只感到故有文化恐怕已由冬眠而漸入死亡,盛世之言,只怕會落得個讓史家批為笑柄的下場:

—- 下摘自李純恩專欄 —-

中國人民將《全國新聞聯播》新聞報道的語言用詞總結了一下,結果是:開幕一定「隆重」,閉幕一定「勝利」,講話一定「重要」,人心一定「振奮」,領導一定「重視」,進展一定「順利」,完成一定「圓滿」,成就一定「巨大」,工作一定「紮實」,效率一定「顯著」,領導一定「微笑」,群眾一定「滿意」,班子一定「團結」,反對一定「強烈」,竣工一定「提前」,節日一定「祥和」,路線一定「正確」,決策一定「英明」,婦女一定「解放」,目的一定「達到」,生活一定「小康」,收入一定「增加」,交涉一定「嚴正」,問題一定「解決」,中日一定「友好」,中美一定「合作」。
時事說少不少,說多,來來去去也就是那些。《全國新聞聯播》天天報道時事,離不開領導人接見了誰,關心了誰。開大會了,大會閉幕了,天災人禍了,經濟發展了。上述形容詞好使好用,所以用了三十年,依然一成不變,今天的「新聞」跟昨天的,或者一年前的,或者十年前的,分別很小,難怪中國人壽命越來越長,原來聽十年《全國新聞聯播》,就像才聽了一天,十年如一日,時間停頓了,人能不長命嗎?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rrent Affairs 月旦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