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行之四

Sigiriya

我一向視斯國為我的第二故鄉,雖然在膚色語言和外貎,我和當地人尚有差異,但總有一種莫名的親人般的感覺,是來自前世還是今生的情結?我是茫然不知。

此行除了造訪斯國第一皇城Anuradhapura外,還到她的PolonnaruwaSigiriya等地遊歷。Sigiriya的特色是有一座混然天成的皇城拔地而起,修建在高200公尺的大岩石之上,而當地人則視Sigiriya為觀世音菩薩的道場 普陀洛迦。現在有人用「天空之城」來形容Sigiriya,倒算有點創意。

斯國的古文化之旅集中在她的文化三角帶,即集中在三個城市AnuradhapuraPolonnaruwaDambulla所圍繞的區域。這裡有三個地方是必到之處,其一是位於DambullaAnuradhapura之間的Aukana BuddhaPolonnaruwa附近的Gal ViharaDambullaRock Temple。前兩處是露天而依山石而鑿的佛像,Aukana Buddha約高四十呎,據云是大日如來,但導遊說Aukana這個字在巴利文應作湖邊解。Gal Vihara的臥佛56呎長,站在祂旁邊的Ananda(阿難)神情哀慟,似不希望佛陀就此入滅。而DambullaRock Temple花數世紀開鑿,變成現在的山洞佛寺,和我國的雲崗石窟有類同之處。在這個三角帶遊歷,自然會對過去佛教興盛的日子產生緬懷之情,能放下俗慮,在這裡偷閒靜坐,與天地萬化冥合,領略一下生命的真諦,不亦人生一大快事?

那時候的物質生活,就是當時的帝皇,也不如現在的中產,但當時的人心卻不如現代人般衰頹。由此可見,文化發展與保育對社會構建所起的積極作用。要明白文化並不是單純的「玩意」,像時下的官員及「文化界」等每喜用「打造文化」、「文化產業」來形容和說明當代文化發展與展望,正正顯露出他們的無知與淺薄。自家的不說了,因為沒有謄下幾塊地方可以讓國人自豪。人家倫敦、巴黎和維也納等地,幾曾見洋人們大放厥詞,大張旗鼓地說要「打造文化」(build a culture)?並視文化為一種濫俗賺錢的工業(cultural industry)?幾曾見他們會把老祖宗遺留下來的寶貴財產,刻意打扮成六十歲仍要塗脂抹粉、坦胸露臂以吸引七十歲恩客的妓女,並視之為珍寶?愚見認為,文化實在是一種的沉澱,必須要經過歷史的嚴格過濾和淘汰,而非倚仗政治上、財經上的「名人」來任意指點和「打造」的。

台灣的方東美先生說過:「我們中國一向是文化這樣高的民族,歷史是這樣悠久。但是近百年來同西方接觸之後,許多文化上的優點,不僅不知道保存,反倒是去之唯恐不及。這份深深的感喟,何人解得?暮色蒼茫,黃昏夕陽,又何人與我共領此人間愧色!」好一句「人間愧色」!當令尚有知性者愧死。「落後」如斯國,尚且對自身的文化珍而重之,反觀向萬方宣示已臻「盛世」的敝國,能沒有「又何人與我共領此人間愧色」的嘆喟嗎?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