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現代化的啟示

今年五月,達賴法王應邀訪問University of Wisconsin,並在Madison校區發表了演講,談及有關現代佛教的發展。他的主張,使我深深感到藏傳佛教的生命力,也是佛教本來應具有的生命力。可惜的是我所能接觸到的漢傳佛教教師友,到今天大都沒有這樣的一個願景。如果只是因為無知(缺乏這方面的現代化的人才),那還可以原諒。我怕的是他們的潛意識大抵仍然認為隨著印度佛教的沒落,漢傳佛教自然成為現存大乘佛教的當然老大哥,既然漢傳佛教已有完整的理論與實踐體系,根本不假外求,所謂「與時並進」究其實也只不過是一種戲論而已,何必「捨本逐末、頭上安頭」?果如是,那麼,漢傳佛教的衰敗,將是一項必然事實。

漢傳佛教自有宋一代始,以禪宗為主流。偏偏學人不解禪宗大意,刻意離經叛道,呵佛駡祖,以此為離二邊見的「明證」,殊為可惜。及至近代,更有甚者謂佛經載末法時代,除密教外,唯餘禪淨二宗,並以茲為「金科玉律」,謂際此時世,台律等宗已不合時宜,如此曲解佛意,使佛法步入衰敗,不可謂不是蕉芽敗種、斷佛慧命者。竊以為佛經有關末法時代的現象,只是一種事實的記載,說明了末法時代眾生的選擇而已,並非為判別那一宗派最為殊勝而寫。如果真的像這些人所想所見,為甚麼佛陀要立八萬四千法門,現代管理要求簡捷,一宗到底,不是更為簡便捷要嗎?這是讀佛經者不可不察之處。

自古以來,大德們傳道授業,莫不以教理並舉,戒行並重,從來沒有偏廢。奈何近人認為佛法難解,易使人見指忘月。而佛號易誦,禪法「易行」,多「唸口簧」,枯坐「成禪」,久而久之,自會「默識揣摸」,自得解脫,所以大力推介,我以為這只是一種貪圖逸樂的謬見而已。佛法從來著重信、解、行、證四事,無解之證,多是有漏見地,當不得真。觀世音菩薩在《楞嚴經》云其解脫道乃「從聞思修,入三摩地,斯為第一。」已清楚表明無聞無思之定慧,並不可靠。

達賴法王在今年五月所作的講演,除了強調必須堅持經教學習外,還提到在現代世界佛教該如何自處,以接引眾生。他很感慨的表示,在完成了基本的經教儀軌等訓練後,他有緣接觸到現代科學,對此產生極大的興趣。也由於他特殊的身份,他得以與世界的頂尖科學家坦誠交流彼此的世界觀,並贏得他們的信任和支持,樂以以科學研究方法,探討佛教的世界觀的真偽。達賴法王再三強調,如果在科學研究中發現佛教的觀念與科學相違,那麼佛教徒應毫不猶豫地摒棄佛教的觀點。

事實上,自六十年代始,藏教僧侶已多方位參與科研,主要從生物科技的角度研究人類心靈的作用,希望能為如何締造一個(心靈上)快樂的社會,作出貢獻。近年更從物理學出發,試圖給予空性一個物理意義,這些成就在漢傳佛教都付之闕如。

有趣的是,達賴法王提出他將會要求現在和未來的學僧,必須學習科學,以符合現代人的「科學觀」。這一方面當然可以為佛教的理論提供一個科學的論據,另一方面,也是對普賢菩薩的十大聖願之一:「隨順眾生」作出積極而真實的回應。不會簡單地因為現代眾生「時間少,所以一切儀軌經教只得簡之又簡。」若一代只傳一半,三代之後,遺教只餘本來的八分一!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