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洪先

記得初入佛門,那時的佛學書局,法藏寺圖書館等都是我常去找書的好地方,我亦頗得益於有心人捐資印贈的善書。為了發人深省,這一類善書總會輯錄一些前人的詩篇,以為佐證。其中多錄有明羅狀元《醒世詩》。然而這個羅狀元是否真有其人?其生為何?對佛教又有何貢獻?則又隻字未提。

及後有某些善書載入「較多」資料,如把「羅狀元」換成「羅念菴」或「羅念庵」,這就給了我一個開始,知道了羅狀元大約是明嘉靖時人。

羅洪先(1504 – 1564),字達夫,號念,江西吉水人,為明代學者,亦屬傑出的地圖繪製者。依明代大儒黃宗羲所編的《明儒學案》,羅氏於「嘉靖八年舉進士第一」,亦即中狀元,以國曆算,時年二十六。然而羅氏卻自謂「丈夫事業,更有許大在。此等三年遞一人,奚足為大事也。」足見羅氏對功名亦別有懷抱。


佛教善書謂他晚年出家,法號念庵,並未見有記載,應屬道聽塗說,這類往自己宗教貼金的情況在敝國宗教界頗為普遍,實不足為法。

柳存仁先生在他的《和風堂文集》中說:「羅念菴(洪先)和羅近溪(汝芳)一會兒接近僧,一會兒接近道,在行為上做出種種詭異的舉動。」說明有明一代的大儒,大都能三教共融。以是觀之,羅氏亦不過一名「佛教愛好者」而已。羅氏有一則儒釋之辨,亦頗有啟發處,謹錄入以為參考:

「儒釋之辨,只吾儒言中與仁處,便自不同。堯舜之中,孔門之仁,言雖不同,一則指無所倚,一則指渾然與物同體,無二物也。中無所倚,釋之無住若近之。至於兢業允執,茫不相似。渾然同物,與其覺海圓澄,又大相遠,不揬其端緒。舉言句之脗合以為歸,失其宗矣。中無所倚,自然與物同體,得此氣象,守而弗失,乃吾儒終日行持處。延平於喜怒哀樂未發以前,觀其氣象,蓋使人反求者也。良知二字,一經指點,便易摸索。但不知與所謂無倚,所謂同體處,當下氣象若何?故往往易至冒認。非謂良知之外,復有中與仁也。」

羅氏所言,確是實事。事實上到今天,有不少三教共習者往往執於片言隻語,便謂三教同源同體,其實大謬。羅氏約於五百年前,已有明訓。今人大都樂於顛倒糊塗,廣東話謂「唔使用腦」,致使整體文化,不但毫無寸進,更不自覺地將之推入萬劫不復之地,可悲復可嘆。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