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雜憶之五

上週因公造訪倫敦,在發現汽車炸彈的前夕離開。離開當天的機場保安不知何故特別嚴格,共有兩次安檢,致延誤了不少旅客(包括在下)的登機預算。我的登機時間也因此比原定起飛時間晚了逾三十分鐘,不過有好幾位乘客比我更慘,航空公司因為無法在「混亂」中與他們聯絡,最後機長決定從行李艙清出他們的行李,以免再耽擱行程。無常?

在英期間正值換閣,各大報章花了很大篇幅予以報導。其中Times的評論文章首先讚揚這又是一次值得謳歌的和平權力交接(其實在二十世紀末,不少國家的權力交接已鮮有流血),之後它比較了前任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與現任首相白高敦(Gordon Brown)之間的個人特質,它說貝理雅是一個務實且有決斷力的領導人,沒有「崇高」的理想。而白高敦則是一個有抱負的政治家,但Times懷疑這些「崇高」的理想是否能得以落實?並因此敦促白氏應回到凡間。

我對英國的政治不是很熱衷,只知道過去十年,英國本土的經濟發展等與其他國家相比,與敝國一樣,有著令人艷羨的成績,這說明了貝氏的管治能力與白氏的經濟規劃能力,果然不一般。現在白氏更上層樓,會否扭轉貝氏在位時的一些政治決定,則仍有待觀察。

有一樁小事值得一誌。事緣我在某次訪英,不幸罹患不治之症(mmm… 指不能根治之症也):花粉症(hayfever)。每到夏天空氣中的花粉(也包括草粉等)含量高的日子,眼淚鼻涕會流過不休,不受控制。當進出某些空間,噴嚏也會打過不休,真的夠忙。這次逗留的時間雖然很短,但也沒有例外。某天下午步入倫敦地鐵車廂後噴嚏便開始打過不休,我只好捏著鼻子強忍,希望不要在擠迫的空間對其他人造成不快。誰知剛一開始,旁邊的英國女子馬上有所動作,正在嘀咕是否我的反應太大,引致她的不快?孰料原來她從手袋抽出一張紙巾給我!我登時除了心生感動,對她表示感謝與歉意之外,更懷疑如果在下在香港地鐵有同樣情況出現,會不會也有這樣的好心人?

英國的國民教育,政治體制與管治,的確有她的獨特之處。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