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年大吉

最近因為中國禁書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特意買了章詒和的第三部書,《伶人往事》回來細看。打從章女士的《最後的貴族》(國內另名《往事並不如烟》)開始,我已是她的捧場客,亦從她底細膩的筆觸,讓我重溫過去半世紀發生在身邊的人和事:中國怎樣從一個文化大國淪喪為一個人性道德蕩然無存的國度,又怎樣重新開始在民間醞釀文化重整。章女士在她的新書中慨嘆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人的價值竟然要由一個政權來評定?這是一段多麼無奈、悲涼、可怕的歷史!

年少時曾天真地認為且認同,為了「崇高」的政治理想,人命、文化等一切價值均可犧牲!也為此和身邊的好友激辯連場。今天回首,也不得不承認這實際上是多麼愚昧的想法,也是我決意把以後的精力投放在教育方面的主要原因之一。

今天(2.22)《信報》報導有關中共十七大前夕,改革派要求民主、呼籲進行體制改革的消息。如果這是國內體制改革的前奏,則是豬年的一大喜訊。《信報》引前人民大學副校長謝韜的文章《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為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澤東〉藝術所撰序言》說:「我常常想,德國人是不是應該比我們更懂得馬克思,俄國人是不是應該比我們更懂得列寧,就像我們比外國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樣。為甚麼德國人揚棄了的馬克思主義不適合現實生活的部份、為甚麼俄國人拋棄了的列寧主義,而我們要當作神物供奉著?當作旗幟高舉著?」謝韜在文章中說,有人說中國的制度好得很,中國絕對不能學西方民主三權分立那一套。謝韜認為,一個制度好不好,不是理論問題,而是實踐問題,中國的制度不能夠阻止把五十萬人打成右派,不能阻止人民公社和大躍進的瘋狂,當法西斯式的文革廢止中國憲法,停止議會活動的時候,中國的制度沒有任何反抗。謝韜問道:「說這個政府在保障民主、保障人權、保護憲法尊嚴方面形同虛設,絲毫不起作用,難道不符合事實嗎?」

謝先生與章女士的大膽言論,其實在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圈中已差不多是共識,問題是我們應該用甚麼樣的方法來處理,以避免把矛盾激化,帶來不必要的動盪與損害?愚見以為,最保險的方法,還得從教育與文化兩方面入手。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rrent Affairs 月旦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