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tolls for thee…

jdonne2.gif

今天忽然想起一位生於十七世紀的英國教會詩人John Donne (1572-1631),那個年代正是英國反天主教的熱火年代,John的弟弟Henry正是因為幫助一位叛道的教士而病死獄中,這更加深John對本身宗教的懷疑。

John年輕時也是一個任俠風流的人,不到三十歲,他已躋身於國會為國會議員(1601)。同年,由於他鍾情於Tower侍衛長Sir George More剛十七歲的女兒Anne More,並與之私奔,因而他短暫的政治生命就此結束,並為此付出了從天堂走進地獄的代價。不過,他與Anne對這段婚姻,無怨無悔,他回憶這段光陰時說:John Donne, Anne Donne, Undone

風華正茂的Anne在他們第十二個小孩出生後死去,芳齡三十三。自此,以情詩出名的John再也寫不出情詩。1624年,由John的靜坐經驗所啟發的詩集,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出版了,其中最膾炙人口的詩篇,Meditation XVII,結集於此 (小說家海明威的作品《戰地鐘聲》之書名,For Whom the Bell Tolls,正出於此篇詩歌)。

到了今天,人們仍可到倫敦的聖伯多祿大教堂John的墓碑憑弔一下這位詩人。

Meditation XVII (Excerpts)

No man is an Iland, intire of it selfe; every man is a pe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e; if a Clod be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e,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ie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e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e;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沒有人能自全,沒有人是孤島,每個人都是大陸的一片,要爲本土應卯。那便是一塊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那便是一座莊園,不論是你的,還是朋友的,一旦海水沖走,歐洲就要變小,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減少,做爲人類的一員,我與生靈共老,喪鐘在爲誰敲,我本茫然不曉,不爲幽明永隔,它正爲你哀悼。李敖譯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