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會做甚麼?

台北市前文化局長龍應台女士日前寫了一篇文章:自首報告:路走得寬闊,人顯得從容,談及台灣的民主出路與及她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先生的一些寄望,發人深省。然而,毛(澤東)老先生說,歷史發展是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的。因此,縱使理性驅使人們尋找common good for all people,亦即是全人的共同利益,但人民與歷史的選擇卻是建基於權力框架與小眾利益之上,因此結果往往出人意表,這也就是歷史的弔詭之處。故此敝國先賢一直渴望建立之大同國度,到了五千年後的今天,仍屬烏托之邦,大同理想的剩餘價值到了今天變成熱血少年中年乃至老年的生命力之泉源。

龍應台女士在文中說:「道德不能處理法律問題,法律又不能處理政治問題。當道德、法律、政治糾纏不清,真正的價值因而混沌不明的時候,急切的我們就很便宜地把責任放在司法身上,以為司法可以提供終極的答案。可是我們明明知道,飛機時刻表可以標出台北到羅馬的里程和時速,告訴我們一天到不到得了羅馬,但它絕不可能為我們判斷我們該不該去羅馬、羅馬是不是我們的真正目標。」龍女士點出了現代民主社會的一個迷思(myth):全能的司法(法制)。毫無疑問,我有幸生於一個法治社會,也正在享受著法治所帶來的好處,但事實是,一個僅依照法律運作的社會,會不會成了權貴的禁臠?欠缺了應有的生命力?無法指引人民往上提昇的出路?歐美民間以至中東回教國家的價值回歸運動正是一個寫照,雖然所採用的方法是否恰當值得商榷。竊以為,法制只是一個necessary but not sufficient condition for a civilized society to be built.

龍應台女士也是一個文化人,所以她的視野不囿於冰冷的法律制度:「法的執行者固然必須謹守他的位置,捍衛他那一個位置不可動搖的基礎價值,但是社會作為整體卻需要一個超出單一位置的高度。白老鼠走不出他的迷宮隧道,因為他自始至終在迷宮隧道裡打轉,沒有高度,就無法綜觀全局,看見出口。我們在司法的技術解讀、藍綠的選舉盤算、統獨的玩弄操作的一條一條隧道裡一遍一遍地打轉,奮力追逐自己的尾巴,以為那就是目標。

馬英九案對於我們的社會所提出的真正問題是:我們眼光的高度要放在哪裡,才能在複雜混亂中看見出口?

她對目前台灣乃至全球華人民主社會的發展矛盾所在,一針見血。太多的口號式民主、太多的所謂法律建制,使我們不能真正的找出問題所在。我們幾曾真正關心社會整體的發展進程?幾曾真正關心我們身邊生活於貧窮線下的「隱形」族群。我們除了公餘看電影、看電視,偶爾發發心捐獻一下,與所云的知己良朋混混,月旦一下時局時人,我們還有做甚麼?還能做甚麼?還會做甚麼?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rrent Affairs 月旦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