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來回首已三生

wang1_cr.jpg

中國古典詩歌中,我最愛詞,愛其未如詩般拘謹,也未有曲般放浪。不過碰上好詩好曲,我也是愛不釋卷的。很奇怪小時候對這些故有文化的精華,總是趨避再三,好不容易到入了大學,才開拓了自己文化方面的視野。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清這究竟是老師的問題?還是真的要添點歲月的斑斕,才能讓人對古人的情感產生共鳴?

說到詩,總是圍繞詩仙李白,愛國詩人陸遊等一大堆唐宋大家說過不休。而我卻在偶然的機會認識命舛才子黃仲則。

黃景仁,字仲則,江蘇武進人,生於乾隆十四年(1749),卒於四十八年(1783),年僅三十五。近代作家郁達夫所著之《采石磯》,就是取材於黃氏之情史。據說仲則八歲能詩,為乾嘉年間名滿京華的詩人,遺逾千詩作,有《兩當軒集》傳世。

清代著名學家包世臣記其事云其「聲稱噪一時,乾隆六十年間,論詩者推為第一。」也有時人謂,以天賦論「往上數,李太白可以算一個,往下數,那只有黃景仁了。」自古少年才子,好像總離不開悲情與命途多蹇的宿命。仲則則兩者兼並,不可謂不淒戚:「喚起窗前尚宿醒,啼鵑催去又聲聲。丹青舊誓相如札,禪榻經時杜牧情。別後相思空一水,重來回首已三生。雲階月地依然在,細逐空香百遍行。」「從此音塵各悄然,春山如黛草如烟。淚添吳苑三更雨,恨惹郵亭一夜眠。詎有青鳥緘別句,聊將錦瑟記華年。他時脫便微之過,百轉千回只自憐。」(《感舊四首選二》)

仲則的窮,不是一般的窮,實不亞於現代生活於赤貧線下一族。據載他臨終那年春債主逼之甚煩,三月乃抱病離京擬往西安,途中病情轉劇,四月卒客死異鄉。他生前苦況於其遺作亦略見一斑:「五劇車聲隱若雷,北邙惟見塚千堆。夕陽勸客登樓去,山色將秋繞郭來。寒甚更無脩竹倚,愁多思買白楊栽。全家都在風聲裏,九月衣裳未剪裁。」(《都門秋思》)「仙佛茫茫兩未成,只知獨夜不平鳴。風蓬飄盡悲歌氣,泥絮沾來薄倖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莫因詩卷愁成讖,春鳥秋蟲自作聲。」(《雜感》)「露檻星房各悄然,江湖秋枕當遊仙;有情皓月憐孤影,無賴閑花照獨眠。結束鉛華歸少作,屏除絲竹入中年。茫茫來日愁如海,寄語羲和快著鞭。(《綺懷》),今日讀來亦不禁為之惋惜神傷,仲則與元稹,孰是前身?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