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不生,萬法無咎

頂禮大迦葉尊者

據《指月錄》卷一載,禪宗是這樣誕生的:「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

佛教所傳諸宗之中,只有禪宗別開一門,不以文字為宗尚。不過,這並不表示其摒棄文字,因為無文字語言,則任何法門也不可能在人間傳承。禪宗所強調的不立文字,其真義是不希望以文字立宗說,因為佛教的根本道理確實是需要到了「言語道斷,心行處滅」那樣山窮水盡之處才有望得到證悟。如果輕率地為這些教理立下一些文字宗說,則成了讓人執著不肯割捨的葛藤。「葛藤」本意是喻意世人於斷崖邊上,唯有借葛藤得以向上攀爬,才可得以出離險地。遺憾的是,不少人往往以葛藤為救命草,最終不肯割捨而不得解脫。

明乎此,就可以明白祖師們明知文字如葛藤,為甚麼仍斷續地給後世留下一些指示警語的用心。行者在閱讀祖師語錄的同時,除了所云的不要執著文字表面意義去解讀外,更重要的是不要只翻所謂的「白話解」,而要進一步了解當時祖師言行話語當下的背景與相關人物。禪宗之所以能「頓出三界」,乃在於它其實是一種十分個人的修行,能導引行者頃刻之間得以開悟證入。不過,您走的路和我走的路鮮有相同之處,容或有相類可供參考之處,但一般來說,不可以借用於我的身上。因此有宋一代以後,儒者雖多有以禪宗為玩習,但一味口頭禪卻使它漸漸走上墮落之路,學者不可以不引以為戒。下面對前引《信心銘》某一部份略作解釋,以明其宗旨。有不對的地方,仍請多加指正。

讀誦祖師所遺的篇章,其實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前所舉之《信心銘》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雖然不長,但內裡所牽涉的佛教概念,卻亦不少。筆者前文特別標出「二由一有,一亦莫守」,用意在強調佛教所特有的一種修行方式:否定觀念。我們在研究佛教道理的時候,往往會因茲而有所得著悟入,但這種滿足感,有時候會一如前段所說,會成為修行者的葛藤。

要明白這兩句偈的道理,不能只看這兩句,還要看前後文:「須臾返照,勝卻前空。前空轉變,皆由妄見。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見不住,慎莫追尋。纔有是非,紛然失心。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我們都明白,娑婆界所呈現的一切,皆起因於無明,無明生故妄見立。要破除無明,故此要立正見,正見生時則照出從前種種皆謬(須臾返照,勝卻前空)。不過璨大師認為這種透過修行而立的「正見」仍是「妄見」,仍要破除。因此璨大師說「不用求真,唯須息見」,是希望行者離開一切言語思慮直接覺受。璨大師還要求當正妄二見可以不生後,不要再追問往下的著落(二見不住,慎莫追尋),這正如《金剛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正妄是非有無等二見之出現,乃在於仍有此要安住之分別之心,這個心雖已無二見,但仍非究竟,所以仍需要否定,這否定的過程需不斷重覆,直至一心不生,方才是究竟之道。

道理是這樣說,如何修行,才是關鍵!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Refuge 歸依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