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

Fined for misleading

據說廣東話是很古老的方言,其音韻還保留著唐風,因此如果以廣東話念唐詩,往往比以國語(普通話)來念更鏗鏘有力。不過到了現代,香港某些學者如某大教授,秉承其師之志,致力推行不知所謂的所謂「正音」運動,連姓都要改!(如姓任要讀成姓「吟」,姓樊變成「煩」等等,不一而足),可說是港人繼國內簡化漢字之後又一文化大笑話兼悲劇!

廣東話作為地方方言,自然有其獨有的特色。之中一些詞語,如何在國語之中,也不能找到相當的字彙。下面所引的一個笑話,輾轉在網上傳播,是一個頗為地道的廣東話笑話。從前香港成報每天總輯入一些廣東笑話,今幾番易主,此調不彈久矣。

梟!

有一條村, 村民勤勉務農, 人人豐衣足食,遺憾是人人目不識丁.

村長提議, 不如請個老師教導一下村內的子弟, 增長一下文化知識, 以免被人嘲笑.

有一日, 有個讀過兩年卜卜齋, d 唔識 d o既不學無術之徒經過條村, 見有告示要請老師, 走去應徵.

由於村民個個是文盲, 冇人知佢掂唔掂, 終於俾佢搵到份工, 成為老師.

如是者, 過左幾年, 有一日, 有個學生指住本書上面一個字問 : 老師, 呢個字點讀 ?

老師一望, 頭痕矣, 真是孤陋寡聞, 未見過呢個字, 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 .

老師心諗 : 呢個字, 雀仔o係碌木上面, 梗係mou oo係碌木度啦

然後同個學生講 : 呢個字讀 mou !

如是者, 成條村o既人都將個" 字讀成 mou …

….

過左 30 , 老師漸漸年老, 要退休啦

村民是個個都自認知書識墨, 冇理由唔俾佢繼續落去,村長又登告示請新老師

有一日, 有個好有學問既舉人經過條村, 見到請人, , 佢就去應徵, 經個老師考o左一輪,認為都有 d 料到, 終於請左佢.

過左幾日, 舊老師要回鄉,執埋包袱, 走人矣

呢一日, 有個學生又指住本書上面一個" 字問 : 老師,呢個字點讀 ?

老師同個學生講 : 呢個字讀 hiu !

呢個學生返到屋企, 大大聲讀個" 字出來

佢老豆正在做o, 聽到 hiu , : 亞仔, 你讀乜野話 ?

: hiu o.

老豆 : hiu 乜呀, 明明係 mou .

: 唔係 wor, 老師話係 hiu wor.

老豆 : 呢個老師唔知點教細路o, 唔識讀就唔好亂教人啦 !

第二日, 個老豆同個老師交涉 : 亞老師, 你點教我個仔架,將個 mou 字教成 hiu , 你有冇搞錯呀 !

老師 : 亞家長呀, 呢個字你o係邊度學番oo ?

老豆 : 你理得我o, 假假地我o係本村考第一, 你冇得挑戰我.

老師 : 你唔使咁燥, 呢個字係讀 hiu, 本本字典都係咁讀架啦, 你查查字典先.

老豆 : 查乜野呀查, 你本字典有冇經鄉公所教育部核批o,點知你本字典堅定流呀, 就算係翰林院大學士編o既, 冇經鄉公所教育部核批, 我都當佢流o. 我地人人都係讀個 mou , 你又古靈精怪, 係要讀個 hiu . 又叫人查字典, 正一係尋章摘句, 古之腐儒.

老師 : 唔係o, 查字典都唔o

老豆 : 梗係唔o岩啦, 字典係 d 老年咁遠oo, 而家 d o既讀音呀, 意義呀, 都唔同晒, 都唔切合而家既需要, 你不如用文言文同 d 古人o既音同我講o野丫, !

老豆拉埋個仔去鄉公所開會, 大家一致裁定, o左個舉人老師.

…………….

舉人老師執埋包袱, 返鄉下o bor …

返鄉途中, o岩撞番前任個老師

前任老師 : , 唔撈啦 ?

舉人老師 : , 俾人炒.

前任老師 : 咁奇 ?

舉人老師 : 鬼咩, 佢地堅持個" 字讀 mou, 我話讀 hiu,佢地唔信, 炒左我o.

前任老師 : 你豬頭丙o, 打工o既野, 人地叫你 mou, 你就 mou ,睇下我, 我都 mou 30 年啦; hiu, o米就係 hiu 3 日咁大把o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That's life 浮世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