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淚盡、紙灰起

妝閣清暇圖

 

妝閣清暇圖

筆者小時候熱愛自然科學,對文字性的東西不屑一顧,認為只涉文字技巧與背誦性,容易學習與掌握。其難度不能與數學物理相提並論,因為這些學科所關切者不但可啟發思考,且是解開宇宙之謎的唯一方法。那時候相信文科對個人思辨培養,並無好處,今日視之,誠一大謬也。

人生所接觸的世界,有物質與精神兩方面,小時候《小學國語》高唱以科學掃除迷信,老師沒有也無法向小小的小學生解釋其中的真正含義,筆者便簡單地把我國固有的一切傳統(精神世界方面)都歸入迷信一類。如今回想,不無「誤墮塵網中,一去三十年」之感慨。

古文的世界,除了嚴肅言志類等經子集外,也有抒發情感的詩歌集。讓人的心靈一方面在詩詞的世界中得以稍息外,另一方面也為人們另闢思想蹊徑。這和科學之純物質、非關人性的理性世界,全然不同。詩詞曲三者,筆者最愛詞,以其言情倚旎之處,更為優勝,詩、略嫌拘緊,曲、則略嫌粗鄙。學詞者必先熟讀《花間集》,後參習李煜、李清照等諸大家之詞集。然而古今詞人,筆者最愛者均為較近代的人物,一為清初納蘭容若,二為清末民初文學與甲骨文大家王國維氏。王國維推許「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納蘭性德:清詞人,原名成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譽為『清初第一詞人』,為大學士明珠之子,康熙進士﹐官一等侍衛。生於順治十一年〔1655〕,納蘭善騎射,好讀書。詞以小令見長,多感傷情調,間有雄渾之作,也能詩。所作『格高韻遠,極纏綿婉約之致』,藝術造詣頗高。悼亡諸詞,一字一句,更是感人尤深。納蘭詞在努力轉變元明庸弱的詞風上起了一定的作用。他於康熙二十一年〔1685〕得急病死,年僅三十一歲。有《通志堂集》。詞集名《納蘭詞》(又名《側帽集》、《飲水詞》),有單行本。又與徐乾學編刻唐以來說經諸書為《通志堂經解》。

清康熙帝與容若年齡相若,為當時康熙最倚重之滿臣之一。然天妒英才,容若命短,不無遺憾。不過容若所遺諸篇,字字珠璣。其悼亡之作,更是聲情並茂。今捧讀之,心亦惻然。

《金縷曲》 亡婦忌日有感

此恨何時已?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早應醒矣!料也覺、人間無味。不及夜臺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竟拋棄!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終宵成轉側,忍聽湘絃重理?待結個、他生知己。還怕兩人都薄命,再緣慳、賸月零風裡。清淚盡,紙灰起。

「清淚盡,紙灰起」,人生的無奈與悲情,莫過於此!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