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

《西塞山懷古》  劉禹錫

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

千尋鐵鎖沈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

從今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

(載2004年《溫暖人間》?)

wanchai1.jpg

多年前因為一些誤會已沒有接觸且已失去聯絡的一位故友,今早(3/11)在路上偶然碰上了。筆者當時很希望彼此能再點頭問安,好趁機為筆者過往的莽撞送上遲來的歉意。可是,因為心裡害怕被拒絕,筆者並沒有主動示好,彼此於是怱怱的擦身而過,縈繞心頭十多年的創痛,又顯露出來了。「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這兩句詩,鎮日纒繞心間,揮之不去,甚是悵罔。恐怕還是只得把它再深深的埋在心底,讓這跨世紀的遺憾延續下去。

  自大陸遷台的廣欽老和尚曾說只要你貪戀世間的一棵草,你也得回來受報。所以筆者這十多年來,一直都很小心處理並調節自己的心態。對任何事物,在師友的指導和支持下,都勉力以平常心對待之,故爾在面對多番的得失進退,表現尚可。唯是對這位故友,於今仍是耿耿然未能釋懷。

  佛教教人破執,從而好好的如實地認識「自我」。然而筆者相信,刻意的去扭曲自己的心態,來迴避問題,還說服自己這是隨他去、這是真正的不執著,是十分錯誤而危險的。五代時期,有一位名契此的比丘,人稱布袋和尚。人家問道,他總喜歡把背上的布袋或放下提起、或提起放下示之。此中有幾番寓意,其中一層是說明了要去「執」,還是要有「執」才能去,沒有這個「執」,敢問仁者,您去個啥?因此如果不能把這個二元對待:有執和去執,好好的參透,就不能能所泯滅,一味的法界就不能得證。

  很多佛友都知道菩提心乃修行的根本,為甚麼呢?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因為菩提心的長養能幫助人們破執,這是取證人法二空的根本要素。記得有一位寧波車曾作這樣的開示,菩提心能否長養,在於行者能否生起同體大悲的心?簡單的說,就是說行者能否對眾生的覺受,產生共鳴?維摩詰居士道眾生病故我病,就是這個道理。因為如果行者不能痛眾生之所痛,苦眾生之所苦,他又如何可以對症下藥?把苦痛根除?弘一律師曾經在聽律的時候失聲痛哭,大概也是這個道理。透過菩提心的長養,行者可以明白起執(眾生病)和去執(去病)之間的微妙關係。

  不過,要注意的是在起執和破執之間,不能有所偏廢。過度的「破」容易做成冷漠,使菩提心丟失。極端的「執」則只會徒增煩惱,於事無補。還是緊記中道之義理,在碰碰撞撞的過程中摸索找尋立身之道。這是為甚麼布袋和尚忽爾放下布袋,叉手而立;忽爾又把放下的布袋揹起便走的意思。(關於布袋和尚的傳記全本,詳見《佛祖歷代通載》卷十七。)記得劉禹錫的《竹枝詞》有云:「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諸位又可會意?

後記: 在偶然的機會筆者再度重遇故友…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