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

伯明翰雖然是英國的第二大都市,但卻不是遊客首選的旅遊景點。除了曾經有名的球隊,恐怕對它認識的人並不會多。不過喜歡電影《朱古力掌門人》的朋友則有可能對它有興趣,因為全球最大的朱古力供應商Cadbury的工廠就在這裡。

我居住的地方不在市中心,在大概離中心25分鐘車程的Halesowen,到埗後方知道這區不是伯明翰華人主要聚居地。也好,人在異鄉,是應該融入當地社會,而不是呆在自己的族群,這樣做只會讓整個族群在當地更形疏離。

Halesowen劃入Dudley區政府管理,Dudley人口三十多萬,而由Birmingham區政府管理的部份則約一百二十萬人。整個伯明翰人口二百多萬,比九龍半島的人口還少。Dudley附近的Dudley Castle頗為聞名,但還沒有興緻去遊覽。

英國的日常生活其實很死板,市中心的商場平日準時下午六時關門。昨天離開圖書館(營業至傍晚七時)的時候發現商場的洗手間上了鎖,也只好打消再走一會的念頭,雖然旁邊的超市還是24小時營業。

img0003

從前留學的時候總以為英國人的作息時間很奇怪,怎麼可以準時六點閉門謝客?一直要到年長才明白這才是最好的安排,因為也可以讓店舖的從業員好好的和家人或朋友在晚上暢聚。

英國人的閱讀風氣很好,40萬不到的人口已經有五座較大的圖書館,另外還有8所小型的,這比澳門或香港要好得多。相中可見,圖書館並不大,書也頗新。圖書館另外也提供足夠數量的電腦供讀者使用。就觀察所見,有的用來看新聞時事Youtube電影,有的找資料,也有是利用它來找工作的。英國沒有高樓,所以窗外的景色也足以療愈讀者的心境。圖書一般可外借四星期,如無人預約,還可以持續續借,沒有限制。不過最為我喜愛的服務是它的電子雜誌,就是所有有借書證的讀者都可以免費利用Zinio下載圖書館有訂購的雜誌,有過百種選擇,莊諧共存。「一人有證,全家有得睇。」真德政也,難怪有些區政府正謀劃關閉一些使用率不高的圖書館來節省整體成本。我倒希望港澳地區 的市政機關也可以參考,讓市民可以足不出戶,閱覽他們喜愛的雜誌。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That's life 浮世繪

英倫拾翠

總希望可以在人生最後的一段路程上,構建一個平台讓大家分享一下各自的人生閱歷,在這個平台上大家可以坦率和真誠地記下身邊的紅塵影事。且放開政治和世務的牽慮,嘗試尋回「自己」,雖然明知到最後才會明白這之間的荒謬。

如果你要問我的宗教取向,我會說,我是Taoist Buddhist。

我是在86年決定跑到番外補完碩士學歴,但卻是糊裡糊塗的選擇了Warwick University,從學士的科學研究想翻入心理學,最後卻糊裡糊塗轉進了工程,開始了IT(資訊科技)的研究。我已經記不起當年是怎麼開始和怎麼結束的,我只知道我與英國的隔世緣分卻又從此重新展開。

95年我在Aston University開始了一個博士課程,為的是它有全歐第一的Neural Network研究中心和導師。雖然最後我選擇在四川完成我的博士課程,放棄了Aston,卻因此讓我之後的八九年間每年像回家的去英國,也漸漸對它的印象產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由今天開始,我會嘗試捕捉英倫的身影,在這裡分享。也會試着比較東西方文明在歷史的進程。

英國,如我在本頁的概述,沒有悠久的歷史,卻在締造人類文明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這是不容忽視的。它與日本不同之處是沒有華夏文明的基因,卻完成了儒家的家國理想。它由遠古的多神文明走到一神宗教再到今天的世俗化,從君王體制到君主立憲再到民主政體,構建了一個不需要倚賴武力來維持的社會。它也初步完成了如何和平地再分配財富,使老有所養、壯有所用、幼有所長。聖人和君子,從來不是他們生命奮鬥的目標,因為他們的社會體制基本上成就和保育了一個講究誠與信的社會。他們也不需要聖人聖王類的人物來領導他們走出黑暗和苦難,因為他們深信,這樣的人物只在天上,就是the Lord。所以在地上,人與人皆平等,無分階級、無分職業,也無分貴賤。

本博客文章將與Facebook主頁同步更新:英倫拾翠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Aliens 異國情懷, Murmurs 絮語集

未央歌

有快兩年的光景沒有在這裡留下片言隻語,許是有太多凡情,又或者是太多無謂的煩惱吧?不過,在這段期間的起伏,倒又讓我切身的感受到佛教所云的空性。這,將許我在修行的路上要再少走彎路,對一個還未走到終點的人來說,總算有點幸運,未嘗不是佛菩薩等的慈悲關愛吧。

前幾年在台灣開會,閒時溜到誠品,偶然碰到2005年《民歌嘉年華 – 永遠的未央歌》演唱會DVD。買回家裡,看著看著,心情不自覺地又跑回以前激情滿腔的年代。想著想著,才發現畢竟歷史真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啊!從前常常掛在嘴邊上的「上天有道」,到今天總算明白它的荒謬,雖然有點遲。魏伯陽謂:「我命在我不在天。」是明明白白的否定「天有道」這個儒家本來毫無依據的基本假設,可是又會有幾許人明白?且道只是修道的道理而已。

Youtube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空間,讓人一方面保有和分享珍貴的回憶,另一方面也讓人散佈可以使人道德敗壞的東西,這,就是道吧。話說回來,前面的未央歌,居然也可以在這裡重温。雖然不是HD,將就點,重温一下原來的《龍的傳人》,也可幫助消解一點那總是抹不去的淡淡的愁緒…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緣盡有時

距離上次在這裡留下塵影的日子也有三個多月了,期間工作依舊,生活依舊,人事依舊,惱人心緒的事情依舊。佛教大師說得好,饒你嘴上說得多漂亮圓滿,境界來了,你還是老樣不愠不惱才算有點修行功夫。想一想,我還是差太遠了。

不經不覺,大女兒今秋也要赴笈升學,心裡面卻竟也泛起絲絲不捨,許是天下父母的共通點吧。我經常對朋友說,人生中間,父母和子女再厲害也只能陪伴你一起走25年,之後緣盡,唯有夫妻才能一生廝守。我想大女兒升學一事,該也是緣盡的起點吧。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黑色

最近喜歡上白色,添了一條白色麻布褲,穿在炎炎的夏日,也透點涼快。意外地竟給我找到一件白外套來配襯,自從上一件白外套在數年前破得不能再穿,這都是我身上久違了的白色……

不過這幾天,滿腦子想到的,卻忽然變成了沉沉的黑色……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Murmurs 絮語集

譚真人處端

譚處端(1123 – 1185),全真七子之一,本名玉,字伯玉,師從王喆(王重陽,1113 – 1170)學道,更名為處端。俗諺有云:「打掉門牙和血吞。」意謂大丈夫能忍人之所不能忍,必成大器,其出處與譚處端有關。據《金蓮正宗記》載﹕「(處端)曾過招提*,就禪師處乞殘食。禪師大怒,以拳毆之,擊折兩齒,先生和血咽入腹中。旁人欲為之爭,先生笑而稽首,殊不動心,由是名滿京洛。」王喆羽化後,處端曾繼馬鈺(七真之首,1123 – 1183)任掌教,並創全真南無派,後息微。他以儒理入道,謂在家亦可以修道,從而光大全真一派。

今早接北京某刊,編首錄有譚真人《水雲集》詩三首,其一云《贈鄭仙》:「捨俗幽居物外庵,潛心滅跡絕論談。妙除濁穢清貧樂,用滌無明淡素甘。蓬戶不扃何所礙,一瓢常飲為忘貧。安神寂默翛然坐,認透星光日月三。」忽然有感,故成此文以誌之。

* 按《佛學大辭典》,招提梵語為caturdisa,譯云四方,四方之僧即招提僧,今以指佛寺。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

我們都姓「扮」?

執教中國哲學多年,之前一直未有思考過的問題,近年一直浮現在腦海之中。儒家思想在春秋孔聖人的時代,只著重講授人間的規規條條,似乎沒有深究為甚麼要這樣做。(其實我在整理三大傳統的發展脈絡的時候,發現大概從方法論上可以得到一重解釋。然而,較儒家「晚出」的佛教和道教,它們的倫理體系都有其哲學根源,而儒家則獨缺如如,時人只約略從《易經》中很模糊地拈出一個「道」來講。)這事情一直擔到宋代才由二程朱熹構築的理氣思想來為儒家倫理體系的哲思畫上一個比較完整的句號。

不過,問題卻隨之而來。我們都明白「道」不是道德上的概念和命題,因為它屬形而上,超越(人間的)道德,故此不需也不可討論,所以佛道二教都沒有下面的問題。但儒家的「理」卻是一個汎道德命題,也便是人間的東西。簡而言之,儒家認為人類之所以需要守禮、需要服膺於一套階級體制,是因為天有天理(Heaven is moral),故此人要自我完善,必須蹈行天之道。事實上,從宋代到今天,沒有人對此提出過異議,以至由這個實質上毫無理據的假設(為甚麼天要有理?)所演繹出來的儒家思想上的缺陷,無法讓人可以清楚的一一指認出來,我相信也因此把中國人的文明進程拖遲了起碼八百年。

人世間的種種,我以為實在不需要有天理在背後操弄,佛教和道教不需要也不用這套功夫。倘若天有天理,人世間又怎麼會有哭不盡的故事天天上演?想敝國自有歷史以來,老百姓都默然地接受這套道理。所有當權者,不管是仁君還是暴君,都有「皇權天授」來背書,他們都是天命所歸。既然如此,老百姓自然得接受這種「順乎天理」的選擇,不會主動也懶得出來反對甚至對抗,以免乖離天理(天道),這應該說明了歷史上一些一再重覆的政治現象的成因。

另外一種很普遍的現象是俗語所云的:「一闊臉就變。」真的很奇怪,相信大家都或多或少有類似的經驗。當大家都同屬一個階層,今天的大家都好像是生活在一個「生死與共,難分你我,不會斤斤計較」的共同體。但只要當中有一個人忽然得權得財,則很多時候,這個人會讓其他人感到「他變了,而且變得太多了!」這是甚麼原因呢?愚見以為,還是我們被儒家「聖人之道」的思想在不知不覺間所毒害的結果。一個人忽然得權得財,他很自然地認為這是因為他自己有比旁人多的德或者才,所以應該高倨上位。因此不管他的私心孰輕孰重,他都會樂於指指點點、發號司令,以示他的「關懷慈愛」又或者「顯赫權位」。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常常戲謔中國人其實只有一個姓、兩個名:「都姓『扮』,名『聖人』、或者『大師』。」未知看官以為然否?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Cultures 文化